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起點-第四百九十八章 紅雲殞落,天地同悲!展示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伤心。
太伤心了。
这怎么一个个的,都不相信她女娲呢?
她有那么拉胯吗?
‘不!’
‘绝不是!’
女娲给自己鼓劲,发誓终有一日,要让所有人都对她刮目相看。
‘现在,就从东华开始!’
为了取信盟友,她苦口婆心的劝说东华,让他相信——听她的没错。
亲!
你就信我一回好了!
你多挨上一点揍,让我摸清楚苍龙的班底……这很重要!
毕竟,你的东夷,基本盘是人族。
而苍龙,那可是龙族。
未来的竞争对手,不趁现在摸底,以后就难了!
“况且你放心,帝俊跟我有默契……”
“交战过程里,他会给你放水的!”
女娲信誓旦旦,“看,你这能轻轻松松跟我联线对话,就是最好的证明!”
“帝俊、太一会留手,周天星斗大阵也降低了威力,不然你怎么跟我接上线?”
女仆图录
“呃……”
东华被噎住了,蓦然间发现自己竟是无话可说。
——他能怎么说?
——说他没有被帝俊和太一放水,周天星斗大阵其实没有暗削?
——是他硬生生打穿出来的?
——只因为论战斗力,此刻燃烧到极尽辉煌的他,都要追上你女娲的层次了?
局外人和局内人,有的时候局外看的清楚,有的时候却局内人饮水,方才是冷暖自知。
东华心情复杂。
‘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我得证明我自己很强,而不是对面放水……’
‘咋滴?我是不是要对你女娲来一套组合拳,贴脸输出呐?’
帝君想到那样离谱的画面,自己都是要醉了。
醉过之后,他哑然失笑。
——无所谓了。
——不争辩了。
毕竟,他今天就没想过活着谢幕。
本来还担心,女娲莽撞援救,不惜一切代价,硬是把他救活了……那多尴尬?
现在可好,歪打正着。
女娲变“聪明”了,真的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最大的变数被稳住,剩下怎么演,那就可以放开了……反正都有女娲自己脑补嘛!
当然了。
过程可以脑补,结果不行。
生就是生,死就是死。
到那时……
女娲的表情,一定会很好看的吧?
嗯。
时代名画,跑不掉了。
‘如果能再搭上这个录音的话……’
东华帝君的这印记化身轻笑着,一枚晶石凝结,正是女娲刚刚才说过的话,被录音了下来。
——不用讲,这一定是历史珍贵资料!
女娲一辈子的黑历史再加一!
如果……这东西事后落到某些特定的人员手里?
比如说伏羲、伏羲,还是伏羲!
那……
这位大人物,哪怕就剩下一口气了,也会立马满血复活,只为了赶到女娲面前,进行疯狂嘲笑!
纵然将来,女娲当家作主了、武力上位了……
羲皇拿着这东西,在人前播放展出,搞不好明面上乍看是心痛、关爱,实则嘴角疯狂按捺笑意,却止不住的不断上翘……
“唉,我不是打不过我的妹妹,被她做了家里的主人……”
“我只是关爱智力有缺陷的孩子,不忍心欺负她,所以就陪她胡闹了……”
“对!没错!就是这样的!”
‘啧啧……我这是不是太损了?’
东华嘴角微微翘起,漫不经心的挥洒,那枚晶石就随便落在了山河大地的某个角落。
与此同时,他很淡定的对女娲回应。
“既是如此,你都导演好了,那我就没问题了。”
“演戏嘛,我也会一点。”
“娲导你既然拍板了,那我一定很用心的去表演……”
“对了。”
“事后你记得带上一壶酒,还有一只鸡腿,来犒赏我呀!”
“毕竟,我可是豁出性命,去陪你演戏哩!”
东华的语气中是满满的洒脱。
“啊……行行行!”女娲欢快的连连道,“谢谢!谢谢!谢谢你的信任!”
“之后我一定犒赏你,你的东夷不是缺资源赞助吗?”
“援助!必须要援助!”
女娲很好说话,也非常的大方。
东华摇摇头,却是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
“那……再见了。”
“嗯嗯嗯……再见!再见!”女娲点头点的像小鸡啄米般,直到彼此的信号被切断。
她此刻不知。
这再见……再一次见到,却是不知道多久之后的岁月了。
而且,伴随着好大的一个“惊喜”!
……
“女娲……唉!”
轻轻的叹息声中,东华帝君化作最明亮的剑光,一往无前的迎上了星落如雨,那是真正开启全盛姿态运转的星斗杀阵!
“轰!”
巅峰碰撞!
这一刹那,恍若是回到了洪荒初辟的纪元。
有一道斧光乍现,劈开混沌;又有群星闪烁,照耀永恒。
此时此刻,苍生黎庶在颤栗,在惶恐。
因为在他们的感知中,整个宇宙都摇晃了,像是大船颠簸在浩瀚无尽的沧海上!
剑气是大海,星光也是大海。
它们初始都是源于洪荒内部力量的演化,但眼下却是超越了天地的定义范围,无上限的扩张,指数倍的复杂……到最后,反而撼动了天地之根,让八荒动荡,让六合不稳!
星光烁烁,若千百万兆亿星空宇宙浓缩至极限,又于瞬间迸发,更易玄黄,再塑乾坤。
剑光灼灼,斩出了永恒的定义,是求道的彼岸,是修行的执着,是人生的践行。
单论量的威能,剑光远不如星光。
可是剑光之中,却有一种最超然的特质,让直面者感到惊悚。
剑气纵横三千纪,一剑光寒万古天!
这是能开辟诸多纪元、镇压无穷天地的剑!
看着这样的一柄剑,看着东华这样的神,运转着周天星斗大阵的天皇,心中都不由得抹了一把冷汗。
——幸好。
幸好,他跟东华沟通好了,大家一起当编剧。
幸好,他跟女娲也“沟通”好了,大家一起做“导演”。
不然?
乐子就大了!
但凡上面两个,哪个有问题,这出戏都得演砸。
就凭东华这战力,他要是不想死,且战且逃……纵然今日对其围杀的阵容是那般恐怖,也真不一定能把他留下,会被残血逃遁走。
再有女娲接应,不被忽悠着决定演戏观望,而是立刻果断出击……
嗯。
搞不好,东华就是受点皮肉伤罢了!
‘东华这战力,大有问题呐……’帝俊暗中咧嘴,‘我这都不用放水的……反而还得是他表现出破绽来。’
他亲眼看着,在东华帝君剑光闪耀到辉煌绝伦、做为对手能清晰感知到他力远未用尽的关头,忽然一衰,与星斗大阵保持微妙的均势,打出最璀璨的声光效果。
这特效一现,远在不周天柱的娲导,终于是可以开始自己自导自演的剧本。
她于众目睽睽之下,“掐指一算”,“面露惊容”,接着立马指挥帐下大将,去敲响警钟,召唤诸多祖巫齐聚一堂,就营救东华帝君一事进行讨论和表态。
本来一个该雷厉风行、果断行动的事情,硬是变成了开会讨论、集思广益。
众所周知。
开会的人越多,这会议就越难开好。
何况是现在?
女娲恨不得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好方便她进行忠奸辨明。
“我要救援东华!”
“谁赞成?谁反对?”
后土祖巫朗声道。
“我反对!”共工祖巫立时出列,一副大忠臣的模样,“后土道友请三思!”
“眼下东华猝然遭遇围杀,焉知实情究竟如何?”
“是否存在天庭方面,对我巫族进行围点打援的可能?”
“等我们的大部队一出动,妖军直接就偷袭了我们的大本营……这不是不可能上演呐!”
“况且!”
“本来好好的行动,如何会暴露的那么突然?”
“我有理由怀疑,东华可能已经被妖族给策反,成了双面间谍!”
“眼下他看起来被围杀,却是那样的活蹦乱跳……这于情于理都有问题!”
“天庭里面,四位太易联手,兼有大阵辅助,竟然不能速胜、将之镇压?!”
“谁信?!”
“必有阴谋!”
共工祖巫振臂一呼,“所以,我们万万不能草率!要慎重!”
“共工!”后土怒喝,十分生气,“你莫要危言耸听,寒了东华这位赤胆忠心的地下工作人员的心!”
“后土,我也只是就事论事而已,站在理智、客观、中立的立场上发言!”共工此刻寸步不让,“你有你的想法,我也有我的逻辑!”
“怎么,你还想搞一言堂吗?”
“想玩独裁吗?”
共工的嗓门很大,“大家承认你最高董事的地位,不代表就是你的打工仔,谁还没有点股份在里面……你得讲道理!”
“是啊是啊……”
共工的话音刚落,就有一连串的声音响起,属于大巫的群体。
这很符合女娲的期望,知道有哪些家伙是不跟她走的。
‘很好……我都记下来了。’
后土心里记着小本本,安排好了这些家伙未来的命运。
等以后对妖族的战争,到了快要结束的关卡……就把他们尽可能安排到危险的地方,让其“意外”殒落好了。
不过。
她黑名单记着记着,忽然间发现——
这人数,是不是有些多啊?!
看看在座的大巫,数量才多少?
眼下快有一半,支持所谓的理中客!
‘嗯?’
女娲心中,升起大大的疑惑。
接着,就转为了惊悚与后怕。
这一刻,她有些感慨,幸好之前同意了和帝俊联手演戏的提议……
不然,她如何能知道——这巫族里面,竟然快成了筛子?
那么多的大巫,都是在跟着苍龙的脚步走!
‘等等……这里面,一定是有哪里不对的地方!’
女娲皱眉。
因为她看到,有的大巫是其忠心小弟,没有道理跟着苍龙走。
‘怎么回事?’
心中疑惑,她暗探原因。
答复也很快,却也让她始料未及。
——陈年旧怨了!
“请娘娘宽恕我的私心作祟……”
那位大巫愧疚的传音,“我永远支持娘娘您,但是,在东华帝君的事情上……”
“我知道是我不对,罔顾了大局……但我真的很希望,他能吃到些苦头……”
女娲听着,无言以对。
她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正所谓——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人家曾经被东华帝君的左右横跳、三姓家奴行为,坑的满脸是血,无数年的苦心投入都打了水漂不说,还要被罗睺魔祖给来上几剑,砍的死去活来。
这么大的芥蒂,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当然,芥蒂归芥蒂,不放下也没用。
东华帝君做二五仔,那也是最成功的二五仔,一直顺风顺水的,修到如今的成就。
别人想报复打击,都是没有实现的可能。
现在好了。
看样子,这位帝君是要栽一个大跟头。
苦主们,很有看戏的想法。
等看够戏了,再慢慢讨论去营救的问题!
‘好家伙……’
女娲头皮发麻,整个人此刻都变得不知所措了——
她设计的剧本,不是这样的啊!
当然。
这也不能说是女娲疏忽了……主要她一直都是人生赢家的模版,当年东华坑的也不是她。
倒霉的是苍龙,连带着与其亲善的一票小弟,以及许多坚定反对凤凰势力的先天神圣。
说句难为情的话——苍龙倒了,吃的最饱的是伏羲那群人,她女娲嘛……其实也是捡了点汤水的。
就像遗产的分配。
第一顺序继承人都死光了,岂不是便宜了第二顺序继承人?
哪怕转手的过程里头,损耗太大了。
‘东华……我失算了……’
‘有人在跟你算总账、拉清单啊!’
‘不仅仅是苍龙搞事那么简单……’
蓦然间,女娲心中升起了巨大的忧虑。
而这忧虑,在一位重量级祖巫发言的时候,达到了巅峰。
“咳咳……我简单说两句。”时间祖巫——烛九阴,开口了!
他跟帝江对视了一眼,似有刹那的眉目传情,而后慢悠悠的说道,“我觉得吧,东华呢,是肯定要救的。”
“不然以后,我巫族的名声就臭了——谁还敢跟我们合作啊?”
“因为一些个人私怨,就把队友给卖掉了。”
“不过,这救,也要讲方法、讲细节。”
“这方面上,我又认可共工兄弟的说法……”
“我们不能大意,不能冒进……要谨慎,要注意细节。”
“不要中了围点打援的计策,更不要被反向套路——毕竟,东华也是有前科的。”
“当年,他不就是把罗睺给坑害了?”
“看起来是奋勇冲杀在前……结果等罗睺一进去,就立刻关门打狗,让魔祖死的干脆利落。”
“我们不得不防啊……”
烛九阴老神在在的说了些废话,让女娲的脸色难看,“所以呢,我个人认为,应该做几手准备。”
“一来呢,要留下足够的人手,守卫大本营,防止被偷家。”
“二来呢,为了避免苦肉计,前去救援的人手,也不宜直接冒失的去冲阵。”
“应该适当采用声东击西的计策,攻敌之必救……”
“如果天庭方面不吃我们这套、就是要堆死东华帝君呢?”后土出言打断。
烛九阴也不恼,只是微笑而答,“那,只能说东华道友的命不好了,我们也没有办法。”
“大家在这个时代,都是刀口舔血的,头都挂在了腰上。”
“我们自己都不能保证自己,全头全尾的活到最后,又如何能对别人做出承诺呢?”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再说了。”
“从阵营的角落来说……”
“没有谁,是不能牺牲的。”
“也没有谁,是缺了就不转的。”
“总有替代品。”
“像是东夷……除了东华这现任的白帝,不是还有一个储君红云吗?”
“如果东华帝君不幸战死,那我们就请红云道友,勉为其难的执掌大权了。”
“想来,他对这样的横财天降,定然是欣喜万分。”
“会主动配合我们,做好到位的宣传。”
“一方面宣布前任白帝,是怎样的壮烈的战死;另一方面,淡化我们在这其中的失误,人族王庭和东夷阵营,大家依旧是好朋友!”
烛九阴缓缓道来,安排的明明白白。
有储君就是好。
死了都有人顶班,让势力大权平稳过渡。
——你担心大局?那我就给你稳定大局!
烛九阴的说法,得到了许多与会人员的支持。
其中以共工祖巫为最。
他笑的有三分诡异,大声呼喝着,“对对对!正是这个道理!”
“死一个东华,还有红云不是?”
“相比较起来,真正的大局,还是我们这边啊!”
“为了营救一个重要战力,却冒着把大本营沦丧、还有大家踏入圈套的风险……这是很值得三思的问题!”
“大家说——是不是?!”
“是!”一片应和声响起,回荡在盘古圣殿中。
女娲看着这样的场景,心中升起一片寒意来。
略微沉默了片刻,她才幽幽道,“那你们说……到什么样的程度,才是我们出兵的时候?”
“那,应该是特殊的转折点吧……”共工祖巫笑了,笑的有五分诡异。
“比如说……”
他话音未落。
蓦然间,整个天地都红了,下起了瓢泼血雨。
恐怖的异象……这是有顶尖大能殒落了!
是谁?
这一刻,苍茫洪荒,所有能蹦跶的大罗都抬头,望向了虚空中。
在那里,有一道云气在扩散,无止境的蔓延与渲染。
云气带着血色,是它染红了宇宙。
同样也是它,给洪荒下起了血雨。
阴风怒号,悲戚绵绵……一股哀意,在苍生的心间席卷,一扫而过。
“一位云道的大能死了……”
血海之中,这些时日一直做着死宅的冥河老祖,难得的冒出头,啧啧感叹,“这……是红云啊?!”
“谁杀的?让我看看……”
他嘟囔着,追溯因果,却被冥冥中的道力所阻,在擦除许多线索。
这是太易的伟力。
冥河魔祖也不意外——不是太易,也不能把红云杀的那么突然和干脆不是?
好歹红云也是最顶尖的太初大罗,离最高的境界,也只差一步罢了。
想杀这样的人物,不仅要有战力的碾压,甚至还得要足够的熟悉……最好最好,能有道路上的交互,是大道之争!
如此,方才能杀的痛快、杀的轻松!
末世重生之剑皇 人弋
冥河追根溯源,探查源头,强行击穿一重又一重阻隔,在线索被抹除前捕捉痕迹。
“唔……”
“看起来是披着帝俊的皮?”
“不过,好像不是这么回事诶……”
“毕竟,帝俊可是在跟东华征战来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