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txt-430. 墮魔閲讀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林锦娜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一开始明明就是一个看起来完全不费吹之力就可以完成的任务,而且意外的发现了邪念剑气本源的存在,只要把这个消息传回宗门,那么哪怕这次和窥仙盟的合作失败了,而且自己两个下属还死了,可她依旧是有功无过。
但为什么转眼间,却是连自己的小命都快保不住了?
我开开心心的去钓鱼,结果意外的发现湖里有一条大鱼,这应该是一件相当开心的事情才对。
可为什么钓起来的却是一条史前巨鳄?!
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林锦娜百思不得其解。
她回头望了一眼,又一次追了上来的苏安然,心中愤恨。
当然,还有对黑袍男子的无能的咒骂:“才一交手就被斩杀,真是丢尽我们奉剑宗的颜面!”
林锦娜没有看到具体的交手过程,但从时间上来推断,她还是能够判断出,黑袍男子对苏安然的阻隔不过只是一次交锋的时间而已,很可能连三十秒都不到,就被突破了防御。
而看黑袍男子并没有跟过来的举动,她就知道对方肯定已经死了。
至于不战而逃,又或者是一触脱离,林锦娜都清楚那是不可能的。
理由很简单。
她之前出手逼停对方,让其去面对苏安然的出手并不是随手而为,而是看准了时机的出手——在那种情况下,被她一击逼停后,对方就必须要直面苏安然,因为双方的距离实在太近了,根本不可能让他逃走。而在那种情况下,苏安然是含怒出手,必然不会有所保留,如果不想连苏安然的一击都接不住就死,黑袍男子也必须要全力以赴。
双方都是毫无保留的全力以赴,那么交战必然会相当激烈。
可在这种状况下,苏安然却几乎没有丝毫的停留,就立即又对自己展开追击,林锦娜就知道,黑袍男子已经死了。
这让林锦娜的内心,不由得也对苏安然产生了一丝畏惧。
他们三人的实力,其实不分上下。
泡妞低 青狐妖
罗明会被斩杀,他们还能说是罗明大意了,没有预料到剑气邪念本源已经被苏安然所掌握,所以连领域都没来得及展开,就在措不及防的情况下被爆发出底牌实力的苏安然给杀了。
但黑袍男子的情况,则不同。
他们在看到罗明被瞬间斩杀的前提下,黑袍男子断然不可能还会保存实力,必然是全力以赴的出手。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可哪怕如此,却还是被苏安然轻而易举的斩杀。
这如何能让林锦娜不感到惊恐?
他们可是凝魂境镇域期,已经掌握了领域的强者,虽说距离地仙境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但横扫整个洗剑池应该也是绰绰有余了,可为什么还会不如不过只是初入凝魂境的苏安然?
林锦娜的内心,在惊恐之余还有着几分嫉妒。
她的潜意识不断的刺激着她,告诉她,苏安然的强大就是由剑气邪念本源所带来的力量增幅。
“如果……如果我也掌握着这份力量!”林锦娜美艳的容貌,因嫉妒而变得扭曲、狰狞、恐怖,“既然你已经掌控住了邪念,那么……我就只能让你这份力量彻底失控了。”
林锦娜的眼里,闪过一抹狠厉之色。
不管她看起来多么的美丽,但作为左道七门之一,邪命剑宗的弟子,她的心性必然是被扭曲的。
“来吧!”
林锦娜转过头望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苏安然,挑衅道:“你不是要杀我吗?那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有这份本事!我已经准备好了陷阱,现在就看你是否能够在我发动陷阱之前杀了我,呵呵呵哈哈哈!”
一抹血色,自林锦娜的身上散发出来。
那是她的领域力量。
在这抹血色的笼罩下,林锦娜的速度明显增快了不少。
但很快,她便发现,不管自己的速度再怎么快,她却始终都无法甩开紧追在她身后的苏安然,而且一旦她的速度再度加快,似乎苏安然的速度也会跟着加快,这就导致她不仅无法甩开苏安然,而且随着她的速度不断增快,自己和苏安然的距离还在不断的缩短。
林锦娜不敢尝试减缓速度来看看苏安然的速度是否也会跟着减缓。
因为这是在拿命赌。
如果她减速了,而苏安然没减速,那她岂不是得玩完?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林锦娜内心狂躁得几欲吐血,“不过……快了……”
林锦娜最后再望了一眼追在身后的苏安然,狞笑一声,然后一头便撞入了犹如幕帘般的黑色光幕里。
这黑色的幕帘就好像是一道特殊的屏障了,阻隔了天罡池和两仪池。
幕帘外便是天罡池,而幕帘内便是两仪池。
没有人知道两仪池内的情况如何,因为所有进入过两仪池内的剑修对两仪池的情况都会守口如瓶。唯一能够知道的,就只有两仪池内一共有十八个灵气节点,呈黑白二色,且在两仪池的灵气节点内淬洗飞剑,方能够完全发挥出材质的特性,将其彻底融合入飞剑内。
唯一需要担心的,便只有两仪池内的心魔干扰。
林锦娜一头撞入两仪池内,彻底消失在了石乐志的视野里——那黑色的幕帘隔绝两个地域情况,自然也就隔绝了一切探视的目光。
若是此刻苏安然苏醒着,那么他断然不会进入两仪池,因为他早已知晓,窥仙盟的人联合了左道宗门,也买通了藏剑阁,想要在两仪池内布置陷阱。虽然他不知道里面的陷阱到底是什么,但反正肯定是对他相当不利的东西,所以苏安然自然不可能还一头撞入其中,自己去踩陷阱了。
但很可惜。
此时控制着苏安然身体的,并不是他自身的意识,而是石乐志。
而此时的石乐志,正处于一种愤怒的特殊状态。
这种状态在此前从她从未拥有过,因而她也并不知晓,随着她的情绪激烈变化,那股被压制得极深的邪念已经彻底爆发出来了,这一点落在其他人眼中,便等同于是苏安然已经处于某种丧失理智的走火入魔状态,也是林锦娜一眼就看出了邪念剑气本源就在苏安然身上的原因——相比起其他人,邪命剑宗每次偷偷进入试剑岛都是为了寻找邪念剑气本源,所以对于邪念剑气本源的气息,他们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
因而,几乎没有丝毫的停留,石乐志便一头闯入了这道黑色的幕帘屏障。
“唔?!”刚一闯入屏障后的两仪池,石乐志的眉头就紧皱起来。
如果说,天罡池的空气是清新的,那么两仪池这边就是浑浊的。
而且不仅浑浊,空气里还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淡淡血腥味。
石乐志尝试着抬起自己的手臂,然后她便发现,这片空间里的空气似乎相当的沉重,就好像是陷入了某种泥潭之中,又好似有无数的绳索缠绕在她的身上,随着她的举动而不断勒紧着她的身躯,让她的动作变得缓慢、僵硬。
脑海里的愤怒,此时终于消退了一些。
赤红的双眸,也渐渐恢复了之前的正常状况。
石乐志扫视了一遍天空,并未发现林锦娜的踪迹,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对方只比她早了十数秒闯入这片天地,而且她的速度并没有比自己快多少,所以石乐志并不相信对方凭借这十数秒的视野间隔就能彻底消失,若对方真有这种手段的话,她早就可以甩开自己了。
“这片区域……禁空吗?”石乐志望了一眼地面。
与浑浊的天空不同,大地却是呈现出一片黯淡的黑色。
并不是遮天蔽日的茂密森林。
从高空中俯瞰,这片大地似乎就是一处光秃秃的平原地形,但非常微妙的是悬浮于半空中的石乐志,却根本无法看清这片大地上的情况,就好似有一张黑色的布盖在了桌子上,你永远无法看出被黑布覆盖的底下到底放着什么。
石乐志只思索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她就开始迅速下降。
而随着她的降落,与地面的距离越来越近,那种束缚感和沉重感,也正在不断的减缓。
直到石乐志下落到一百米左右的高度时,她才感觉到自己的身上那种被套上枷锁的感觉彻底消失。
她微微仰头,能够看到在距离她的头顶不到一掌的距离,有一层类似于黏膜一样的黑色雾气,正是这层雾气导致了她看不到两仪池地域的地貌。但也是因为这层如黏膜般的雾气,隔离了飘散在空气中的那些肉眼可见的颗粒状物体。
石乐志的目光凛然,快速的在大地上扫视着。
任何一名修士,哪怕再怎么擅长隐匿气息,除非一点真气都不动用,否则的话只要在其他修士的神识感知范围内,都不可能真正的消失,必然会暴露踪迹。
尤其是剑修。
剑修似乎天生就跟“隐匿”二字有所冲突:在剑道方面的天赋越高,隐匿的能力就越弱。
当然,并不排除怪胎的可能性。
但,林锦娜绝不会是这种怪胎。
“找到你了。”石乐志双眸微眯,冷哼一声,下一刻便狂风炸响,整个人再度化作一道剑光追去。
石乐志根本不做丝毫的掩饰,在急速冲锋之下,散发出来的狂暴剑气将沿途的所有树冠、树木都卷入其中,彻底撕碎。
她的速度极快。
几乎是眨眼间就冲到了林锦娜潜行的前方——林锦娜显然是早已进入过两仪池这里进行踩点,所以她才能够在进入两仪池的屏障那短短十数秒的时间里,就做出了一系列的应对。而事实上,如果换了一个人来的话,以林锦娜那会已经拉开数公里的差距,又或者石乐志闯入两仪池后,在空中方向感彻底迷失的那会多耽搁几秒,林锦娜都可以彻底逃脱。
但这世上,显然没有如果。
石乐志没有在天空中耽搁太久,而且她的神识感知范围也远比林锦娜所估算的还要大,所以哪怕林锦娜已经竭力的减弱自身的气息,但她驾驭着飞剑的真气波动却依旧被石乐志捕捉到。
或许是抱着几分侥幸的心态,所以在石乐志爆发冲刺的情况下,她依旧不敢提速,只能小心翼翼的躲藏着前进。
末世女主重生记
可当石乐志就停留在她的前方,挥剑斩出一道狂乱的剑气,彻底清出一大片空地的时候,林锦娜终于无法当那只鸵鸟了。
她抬起头望着悬浮于大概在九十米左右高空的石乐志。
此时的林锦娜,几乎可以说是贴地飞行,距离地面仅三、四米高,所以她不得不抬头仰视着悬停于空中的石乐志。
只是,林锦娜的脸上却并没有丝毫的惊慌之色。
她的嘴角微扬,又一次露出了之前那副从容自信的模样。
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所以石乐志截停了林锦娜。
但谁又能够肯定,这不是林锦娜布下的陷阱呢?
她只不过是将自己当成了诱饵而已。
“抓住你了。”林锦娜轻笑一声。
地面,瞬间迸裂。
一片璀璨的华光,猛然从地面迸射而出。
石乐志悬停于高空之中,所以她俯瞰而望时,自然也就能够看出,地面迸射出来的这片光芒,实际上就是一个被布置于此的法阵被激活后所爆发出来的的光芒。
林锦娜,显然也在此阵之中。
“不管你是跑到我前面,还是我的后面,你都会落入这个法阵里。”林锦娜大笑一声,“你跑不掉了。”
“我何须跑?”石乐志冷声说道,“再说了,我从一开始就只是为了杀你而已。”
下一刻,石乐志化作剑光俯冲。
几乎是眨眼间的功夫,她就已经落到了林锦娜的面前,手中长剑直接斩落了林锦娜的头颅。
可诡异的是,哪怕首级被斩,但翻飞着的头颅,嘴唇却依旧在张合着:“你觉得,我真的会蠢到把自己暴露在你面前吗?本来,我还以为需要在这里和你消磨很长的时间,才能够让你入魔。但现在看来,恐怕要不了多久了……”
林锦娜的身体,皮肤的肤色迅速变得灰白起来。
而她的头颅,也同样发生了改变,变得丑陋、狰狞。
被石乐志枭首的人,并不是林锦娜,而是林锦娜所操纵着的一具尸偶!
几乎是同一时间。
迸射而出的金光陡然一暗,彻底变成了黑色的。
无穷无尽的魔气、散发于百米高空黏膜外的颗粒,却是全部都被这个法阵吸收,整个法阵内的空间,几乎是在眨眼间就彻底变得魔气森森,宛如地狱那般。
商海谍影 常书欣
“啊——”
石乐志,在这一刻终于发出了一声尖叫。
这些魔气与肉眼可见的颗粒物,不断的粘附在苏安然的身体上,然后又不断的随着苏安然的呼吸而渗透到他体内,更是与他此时身上散发出来的邪气结合到一起,然后侵入到他的神海之中。
石乐志几乎是在这一瞬间就断开了和苏安然身体的联系。
但显然已经来时太晚。
苏安然的神海里,已是一片漆黑。
魔气、邪念,以及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此刻全部都在苏安然的神海里肆虐着,就好似苏安然的身体成了某个宣泄口,而这两仪池内的一切污秽都从这里涌入,开始不断的冲刷着苏安然的神海。
明末异姓王 骑猪战吕布
憎恨、杀戮、嫉妒,各种各样的欲望都在石乐志的残魂内冒出。
她本就是一缕邪念。
而此时的心魔入侵却也恰好彻底激活了石乐志这道残魂中的所有邪念。
几道脚步声,缓缓传来。
三道身影,就这么停在了黑色的法阵边缘,凝视着法阵内正抱头翻滚着的苏安然。
“真没想到,居然会有如此意外之喜。”穿着墨绿色对襟长衫的年轻男子,笑了一声,“看来计划相当的顺利呢。”
“邪念剑气本源,我是要取走的。”林锦娜沉声说道,“我损失了两名下属,我自己也丢了一具尸偶,所以这份邪念剑气本源,我必须带回去献给宗门。”
“那是你们宗门遗失之物,理当奉还。”青衫男子点了点头,“等苏安然彻底入魔之后,我便会以天清正气阵困住他。你应该有办法取出邪念剑气本源吧?”
“苏安然已经能够操纵剑气邪念本源来增幅自身的力量了,这份力量已经彻底和他结合到一起了。”林锦娜摇了摇头,“除非是布下特殊法阵将其逼出,我之前没想到邪念剑气本源就在苏安然的身上,所以并未带有此秘法法阵的。”
“那怎么办?”青衫男子皱眉。
“所以只能等苏安然死了。”林锦娜冷声说道,“先按照计划行事吧。必须让洗剑池内的所有人都见到苏安然已经入魔,并且大开杀戒,之后藏剑阁才有正当理由击毙苏安然。……你需要保证,藏剑阁在击杀了苏安然后,不会夺走这份邪念剑气本源。”
“有点难办。”青衫男子叹了口气,“不过,没问题。……毕竟这次你们奉剑宗也是出了不少力气的,我们窥仙盟一定不会让盟友失望的,所以庄主大人一定会给你们奉剑宗一个满意的答复。”
“如此最好。”林锦娜点了点头。
然后她再度望向法阵之中时,神色却是露出一分愕然:“怎么回事?”
青衫男子的脸上也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这不可能!”
那名紫云剑阁的中年男子,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惊恐起来:“这……这苏安然把所有的魔气都吞了?他这是……”
“堕魔……”
“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