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禁區獵人》-第八百六十五章 人死不能復生相伴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
南宫浩在如今的这支护道人队伍里,算得上几经沉浮。
这人不仅修行天赋出色,脑子也好,是护道人里为数不多能拿主意的,地位仅次于白经略。
他原本就是家主护道人的苗子,虽然没被家主看上,可老家主一向很看好他,也给他安排了一门亲事,另娶了一位云家女人。
只是十年前他媳妇儿去世了,按云家护道人的老规矩,护道人的媳妇儿一旦去世,那护道人就会变成云家供奉,而不再被称之护道人。
最近几年白老爷子年纪越来越大,酒瘾更是见长,脑子时而清楚时而糊涂的,为了让护道人里有个能拿主意的人,云碧华这才把南宫浩弄回到护道人的行列,而把另外一位媳妇去世的护道人变成了供奉。
因此七年前那会儿,他不在云家护道人之列,神农架那桩事他没赶上。
于是乎,他就不清楚一件事儿,那就是最近三代云家的家主,对自己丈夫都特别好。
云悦心就不说了,直接嫁出云家,成了林家人。
哪怕是云碧华和云秀儿,在跟丈夫相处的时候,也就是在外面要个面子。
真到了家里,为了拴住丈夫的心,祖孙俩也都费劲了心思,白经略和苗成云那都是拿了实惠的。
所以所谓的护道人规矩,白经略也就是做个表面文章,而到了苗成云这里,表面文章干脆都不做了。
九阳傀儡这门云家秘术,在护道人这边算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也都默认,然后不说。
而像白经略和苗成云这样的,混得特别好,那在九阳傀儡这件事上就另有特权。
苗成云的特权是最大的,不仅能破解,而且可以修炼。云秀儿为此一开始是巧立名目,后来实在圆不下去了,干脆要废掉护道人这个云家传统。
而云碧华没有悟灵成功,死后进的是祠堂偏殿,供桌都上不了,所以面对祖宗家法也就没什么底气。
像云悦心这样直接嫁出去,或者像云秀儿这样更改家规,云碧华是不敢的,她只能准备一份死后面对祖宗时的说辞。
云悦心破门而出,这事儿就说明年轻的家主办事往往会冲动莽撞,因此就需要年老护道人的监督和照应。
所以像白经略这样的老一辈护道人,是可以不受九阳傀儡控制的,这样一旦紧要关头,云家家主处事不当的时候,能有个人出来阻止。
说辞想好了,特权于是也就给出去了。
当然这个能耐云碧华自己没有,九阳傀儡的破解之法,这还是云悦心做到的。
无法完成的约定 心之触
那一次,也是云悦心唯一一次出嫁之后回娘家,小住三天,把这事儿办了。
而白老爷子自从有了这份能耐之后,其实基本没用上过。
也就之前在神农架的时候,白老爷子在马逸仙身边潜伏了很长一段时间,想弄明白马逸仙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结果这张底牌还没翻出来,林朔就正面破局了。
林朔当时面对马逸仙破局的时候,其他护道人都不在场,所以白老爷子这个事儿,他们并不清楚。
而既然是特权,云家自然也不会告诉其他护道人,所以南宫浩也不清楚。
所以整体来看,今晚南宫浩憋着动手,其实就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有白老爷子在,他原本不可能成功。
结果白老爷子也没防着他这一手,晚饭的时候喝多了,这天晚上早早就在帐篷里躺下了。
白老爷子正在梦里跟自己老婆吵架呢,忽然就感觉到神魂震动,身子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白经略这会儿酒意正浓,头脑并不是很清醒,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夺回身体的控制权,一边身不由己地行动着,一边还在冲盹。
当整个人被控制着掠进云秀儿帐篷里,要一拳砸下去的当口,云秀儿是他外孙女,血浓于水,白老爷子终于被惊醒了。
他赶紧夺回身体控制权,然后跟云秀儿两人面面相觑。
这个情况谁都想不到,刚刚被惊醒的云秀儿和酒意正浓的白经略,两人一时三刻也意识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直到楚弘毅吐着血摔进帐篷里,身子被白老爷子接住后,两人这才醒过神来。
楚弘毅这会儿面色惨白,口鼻之间不断有鲜血涌出,手指着帐篷外。
……
苗成云这会儿,那是心急如焚。
听到南边营地内乱,小师妹和媳妇儿都在呢,这一个是心头好一个是枕边人,无论哪一个有个三长两短,苗成云都受不了。
太古神帝 未知明天
人在空中以巽风之力急速飞行,他心里同时也明白,事情这会儿已经够呛了,自己哪怕飞得再快也赶不上趟。
心急之下,苗成云一股心头火没处撒,扭头看着从后头赶上来的林朔,骂道:“你怎么这么蠢呢?飞都不会?”
禁爱:牛郎别跑
“你才蠢呢。”林朔这会儿心也乱,不过神情倒是比较镇定,说道,“有大白驮着,我干嘛要自己飞。”
“得了吧,大白要是不驮着,你倒是得会飞啊!”苗成云说道,“你现在炼神也悟灵了,自然之力也能感应到了,之前婆罗洲那口烈焰吐息倒是有点意思,结果这几年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到现在连个巽风之力都不会。”
“我又没有苗家阳八卦传承。”林朔说道,“这还能说会就会啊。”
“废话,阳八卦借物现在又不是什么机密,这是昆仑学院借物系的重点课目,我之前跟老爷子堂姑一起设计了最科学系统的修炼方式。”苗成云说道,“你自己不去学,怪谁啊?”
“我这才回来一个多月,还没腾出手……”
“那倒是。”苗成云点点头,说道,“人家去学校是学能耐的,你去学校是泡老师的,当然腾不出手了。”
“什么叫我去学校是泡老师的?”
“齐老师的事儿,你以为我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
“废话,神农架那笔买卖我也参加的,早听老魏说过了。我还告诉你,齐老师五年前应聘学院的时候,就是我负责面试的,然后我直接塞到了靠近你家的初中部。原本想着给小师妹上点眼药,结果她估计也是被你给锻炼出来了,倒是能忍。”
“苗成云,你特么……”林朔终于忍不住要骂人了。
“所以说,你小子有个什么用?”苗成云话锋一转,说道,“能耐送你嘴边你不去学,老师送你家旁边你又泡不到。我可听说了,人家齐老师喜欢上唐灵玉了,把你给甩了。”
“什么叫她把我甩了……”林朔话说到这儿赶紧打住,问道,“不是,我们现在是说这个事儿的时候吗?”
“那不然呢?”苗成云说道,“这会儿要是不说点什么,我都能活活急死。我可就这一个老婆,不像你似的,死了俩还有仨呢。”
“你这叫什么话?”林朔被这么一说,脸上也崩不住了,低头对白凤凰说道,“大白,咱还能再快点儿吗?”
白凤凰这会儿充当了林朔的飞行坐骑,正在天上飞着,速度确实没提到它的极限,否则靠巽风之力飞行的苗成云就跟不上了。
大白神情很淡定,说道:“朔哥,成云哥,你们俩别着急,着急也没用。
我当时离开那儿到现在,前后一个多小时了,事情该发生的也发生了,人该死的也死了。
咱快点慢点一个样,没什么区别,也就是过去看看,人死不能复生,活人总要继续活下去。”
林朔一听这话是眼前一黑,赶紧问道:“那他们谁死了?你看到了吗?“
“隔着挺远的,我也就瞄了一眼。”大白说道,“这些人我也不认识呀,就看到有人死了。”
“死了几个?”苗成云问道。
“我离开之前只看到一个。”大白说道,“后面就不知道了。”
“那死的那个,是男是女?”林朔问道。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没看清。”大白说道,“我之所以会注意到那边,是因为动静传过来,我看过去的时候,那人已经炸成血雾了,我也不知道这人是男是女。”
“得,基本等于白问。”苗成云一抖愣手,“那咱快点儿吧。”
“不用多快。”大白说道,“本来就没多远,这会儿前面就要到了。”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