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星之煌-第五百一十章 鐵頭蒼導;祂……醒了!讀書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面对“东华”,龙祖不敌,败的很凄惨。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这背后,诉说了多少的无奈与凄凉?
哪怕苍龙有再坚决的意志,再无畏的精神,此刻都统统无用!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如果一热血,就能够进行爆种,战力不正常的狂飙,那视平日里不断坚持努力才取得的修行成果于何地?
再说。
论曾经的公心,无私的品德,伟大的理想……“东华”背后的那一位,又何尝输给龙祖?!
苍龙建龙族,出发点是霸权,是大一统,是自己意志的扩张延伸。
太昊立人道,书写气运功德,这是人道的华彩颂歌,是站在所有苍生万灵的立场上。
要说因为正义就能爆种,那也是太昊爆种的概率更高一些才合理。
——哪怕今朝在“洪荒”的眼中,这昔日正义的勇士,已经堕落成恶龙,是立场互相不对付的“终极邪恶boss”。
可是啊……
很多故事都在告诉人们,能成为“终极邪恶boss”的存在,先决条件往往是最高的智慧,最强的天赋,最宏伟的志向,最坚韧的心灵,最巅峰的武力,最庞大的拥护者——这都是比主角还要主角的模版,一般的天命之子都不敢那么写。
只是强大如斯的人物,他们会“堕落”于黑暗,全然是因为现实的背叛,给送上一击最凶狠决绝的背刺,带去一个糟糕的人生。
可他们依旧是王者。
龙祖败给“东华”……这实在是太正常了。
不成盘古,谈何挑战!
下场凄惨悲凉,方才为常理。
不过,龙祖不会放弃,他要继续征战!
“啊!”
血光迸射间,岁月在逆转,苍再度复苏归来!
哪怕复生的躯体上血痕无数,能看出他是硬生生拼凑而成的形体,顶着“东华帝君”的大道的磨灭碾压——你将万物倒转,有归于无,连概念都被泯灭,我就重新而造,无中生有!
纵使论效率,我远不如你……但我心不亡,就永不放弃向你挥拳!
“轰!”
鲜血淋漓的身躯震动,毫无顾忌,在苍茫宇宙间展现太易神威。
轻轻一震,那已经被“东华帝君”打得半废的周天星海,便有无数星辰“簌簌”的泯灭,如最灿烂的烟火……与此同时,浩瀚天地间无数的规则秩序,都在瓦解!
苍龙法力汹涌浩荡,横断岁月,扫荡诸天,恐怖绝伦!
“有你,便无我……一神生,则一神灭!”
龙祖眼眶碎裂中,血痕斑斑而下,他燃烧着自己的精气神,打出了绝唱般的璀璨攻伐!
“我以我血……荐洪荒!”
那堪称无穷无尽的、遍洒了整个洪荒天地的玄黄龙血,此刻都在发光,与龙祖一同燃烧,和他的心意共舞……
在这一刹那,时光悠悠,仿佛为之停驻下了脚步。
天地与他并生,而万物与他为一。
龙血燃烧间,在分化,在演变……一龙入灭,而万类衍生!
这是……龙图腾的倒转!
龙图腾,取用诸般图腾,择其特点,形而上定义出龙的概念,以苍生著“龙”,为龙作传。
而此时,则是颠倒了这顺序,龙生万物……“龙”著苍生!
一顺一逆,一正一反,龙祖曲折躯体,横亘在这其间,就宛若是——
道!
hi旁边那只帅鬼 枖儿
道,能包容一切。
而龙祖的心意,把握着这道,于是便暂时的把握住了天地、万物、苍生,然后……
撞!
生死相搏,自当是最强的姿态。
龙祖动用了神圣真身本相,一条大龙横亘岁月,向着“东华”撞过去了!
真的是撞。
还是拿头撞!
而不是用抽、用抓什么的……
一方面,是因为这些花里胡哨的手段,面对那最可怕的对手,只有被轻松吊着捶。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头,往往都是一个生灵最坚硬的部分之一啊!
为了保护脆弱的脑子,必须得加强。
龙族在这上面,更是突出。
所以,还有比这更完美的凶器吗?
没有了!
大龙腾空,龙头此刻便成了攻城锤一般,用最凶狠的气势,冲着“东华帝君”撞了过去!
此刻,不是他一条龙在战斗。
天地与他共舞,无边的重量凝聚一身,和他一起撞向“东华帝君”!
所过之处,大道崩塌,万物归虚,震动了古今未来,让岁月长河都在颤栗,在这一段消失了。
那种决绝的气势,正应了龙祖的所言——
有你无我!
咱们俩个,一定要有一个去死!
要么你打死我!
要么我撞死你丫的!
即使撞不死你……
我也要溅你一身血!
龙祖的斗志太坚定了。
坚定的让诸神动容,刷新了对龙祖“头铁”的认知,也刷新了对他心灵坚毅程度的认知。
“不都是常说,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一位妖神轻叹,“可眼下的苍,太过疯狂了啊!”
“龙是能隐忍,是能蛰伏……”一位龙族的大罗对他回道,“但是这隐忍和蛰伏,不是单纯为了生存,也不是单纯为了苟活!”
“而是为了理想!是为了追求!”
“你们都说是英雄……何为英雄?无私忘我,不辞艰险,英勇过人!”
“我们走过化龙路,闯过无数劫难,在亿万万龙属中脱颖而出,才成了真龙。”
“奋斗至此,牺牲至此,我们从来就不是为了跪着活下去!”
“纵使曾经蛰伏、隐忍、退让,那最终也一定是要辉煌的站起来,扬眉吐气!”
这尊龙族的大罗语气铿锵有力,充满了无穷的斗志。
“龙祖大人,或许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算不得最完美的神。”
“但做为我龙族的祖,他无疑是合格的。”
“龙可以死!”
“但骨气不能亡!”
“今日,大敌在前,且已被老祖‘口误’激发了杀意,求饶无用,难道还要丑态频出、死的窝囊吗?”
“索性去战个天翻地覆,不枉此生!”
“也好为族人、为后裔,留下最光辉灿烂的印记,激励一代代龙杰,向之学习,成长为对洪荒有用的龙才!”
龙族的大罗慷慨激昂。
“原来是这样!”那位妖神再次动容,谓叹道,“是我肤浅了。”
“只是……我寻思吧。”他犹豫了一下,才道,“既然都谈到骨气了,要做榜样……”
“你们这些龙,怎么不并肩子上啊?”
“虽然上去也是死,但好歹能帮助你们老祖,分担一下压力呀?”
“这个嘛……咳咳。”这龙族大罗干咳两声,“嗯,是这样的。”
“一个族群,不能全靠着英雄去撑起来……若是龙杰都牺牲完了,剩下些庸才,那族群岂不是要备受欺凌?”
“经过大家的一致讨论,既然已经有老祖冲锋陷阵,豪情出击,我们就只好含泪遥望,替之守家了。”
“这毕竟是老祖的私人恩怨为主,我们也不好过多掺合不是?”龙神叹气,“个人是个人,集体是集体……既然胜算不大,那我们做做后勤、任凭老祖抽调力量就好了,真没必要全上去送了‘龙头’。”
“个人能快意恩仇,我们却是不行滴呀……”
这龙神说了许多,妖神稍一琢磨,则是什么都明白了。
啧。
显然都是因为东华帝君“升级”了,不再是能轻易啃下来的资源,反而还成了亏损惨烈的投资……不赶紧止损割肉,难道要爆仓才甘心?
至于老大——龙祖,已经陷身在里面的事情……大家只好默哀了,徒呼奈何。
看他命硬不硬,能不能挺过这一波。
反正呢,陪葬是不可能陪葬的。
一来是人心问题,二来也是为族群考虑。
就如同人族。
等人族发展的时间再久一些,队伍大了,人心复杂了……圣母,依旧是女娲不假。
但是她的指令,还能如人族初生时那样具有绝对的权威,可以一锤定音吗?
或许……难了。
不过,这也可能是好事?
毕竟,人心能复杂到领袖无法靠个人威望绝对压制,不正是说明阵营的不断壮大、一代更比一代强?
——你很强,但我也不弱,在某些领域有独到见解,你需要尊重我的意见看法……
这才是人心能复杂的一个重要因素。
若是都被领袖轻而易举的镇压,按在地上摩擦,也别谈作妖的问题了。
大家一起高呼——圣皇陛下天下无敌,就行了!
‘可怜龙祖啊……’
妖神心底感叹着,再度遥看龙祖赌上一切的悲壮攻伐、自杀式的铁头攻击,被“东华帝君”镇定的抬起一只手,劈头盖脸的就拍了下去!
——我伏某人,也是你想溅我一身血,就能溅得了的?
——还不到时候呢!
——你发光发热,还没有发完!
——想撞?
——不同意!
——等什么时候,我批准通过了,一定让你撞个够,撞的刻骨铭心!
“啪叽!”
翻天覆地的一掌之下,苍被轻描淡写的摁住了。
哪怕他有一瞬间的辉煌,裹挟了天地万物,带着整个洪荒的重量在撞击!
也无法改变此刻的悲凉局面,像是小猫小狗般,被巨人给淡然的镇压。
爪子徒劳的挥舞,却永远相隔了看不见的天堑,凝固在最绝望的时空中。
“天真……”‘东华帝君’冷漠道,“天地,我之所成;万物,我之所化。”
“谁给你的勇气,借用这种力量,还妄图用来对付我?”
“我比你更熟悉!”
这是一代盘古的豪横!
这是开天至尊的霸道!
——我的地盘……我作主!
真·我的地盘!
这洪荒天地的哪条路,不是我开?
这苍茫宇宙的哪棵树,不是我种?
血荐洪荒?
不通过!
别说只是血荐……
你就是骨荐、肉荐、魂荐、道荐……
统统没用!
全部都是破绽,借用的越多,输的就越快!
“苍,你该清醒了。”‘东华’冷语,“得志便猖狂,这要不得。”
“你千方百计谋害了红云,篡取了他的道果,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那,我便给你好好的长长记性……”
“剥夺下你这份强取豪夺的成就,用最大的苦难,去锤炼你的精神,以便让你脚踏实地的成长。”
“不要感谢我,这是你‘应得’的。”
“事后,你千万要怀着对我所作所为的仇恨,作为崛起的动力……”
“挣扎着,顽强的,从泥潭中重新站起,蹒跚的走到我面前,再来向我挥拳……”
“我是个很大度的神,会给你一个这样的机会。”
“我站在巅峰,看你小丑般的表现。”
“最终,再赐你一败!”
他原封不动的,照搬了部分龙祖刚刚才在其面前装逼的话,奉还了回去。
谁说大佬没脾气?
“东华帝君”这就有脾气的很!
叫你装逼!
还装逼装到我面前!
不给你个教训,当我退休了就成了病猫了?
“东华”眸光森寒,行动冷酷……他说到做到,摁住龙祖的那只手在发光,将龙躯都映照得通透了。
一切都呈现的明明白白,苍龙倚仗为杀手锏的“云从龙”、神龙见首不见尾,这一刻在一位至强者的手段下,被剖析的彻底。
而当观察完毕,就是下手,收走红云古神殒落后的那道先天不灭灵光,给龙祖以重创。
吃下去的,全都吐出来!
龙祖一番导演,策划了红云古神殒落、东华帝君被围殴的大戏,便将成为一场笑谈!
嗯。
若是如此。
那他便也比“娲导”强不了多少了。
“吼!”
整个过程中,龙祖奋力挣扎,大吼出声,血气沸腾,无数神通迸射横扫,将这一片小天地都打成了齑粉,欲要创造脱身的机会。
但奈何?
“东华帝君”始终不动不摇,万劫不磨,伤害不到丝毫……太强大了!
如斯强横,天上地下无人可治,还怎么打?
“我们是不是要准备好投降的稿件?”白泽传音询问天皇帝俊,语气很郑重,“我们没人打的过他……这种能颠覆游戏规则的意外,他决定谁赢,谁就能赢,早已经失去了战斗的必要。”
“不急。”帝俊却是很沉稳,很镇定,“虽然我不知道,太昊是怎么绕过了限制,做为一个失信人,眼下能这么强横霸道。”
“可是……”
“鸿钧都没着急跳脚呢,我们急什么?”
白泽听了,眸子一眯,默默点头。
也是。
大股东都没着急呢。
他们急个锤子?
与此同时,在另一处。
在那羲皇与道祖对峙的微妙时空,鸿钧冷眼看着“东华”虐待龙祖有一阵子了,突然间脸上露出笑容,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特殊的事物,见到了一位至高无上的伟大者!
“不容易……”
医手遮天:腹黑王爷狂萌妃
“祂……终于苏醒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