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a7v5優秀玄幻小說 奧術起源 起點-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東風五號閲讀-a1i31

奧術起源
小說推薦奧術起源
拉弓便射一根根血魂凝成的血箭,朝着三名天使倾斜出去。
作为一名合格的奥丁兽人,乌兰巴日的箭术自然不会差,箭箭不离三名天使的要害。
一旦被射中,这些天使就不得不割出周边的大部分能量,用以自保。
“分散开跑!”为首的那名天使,只能出此下策。
三名天使一分为三,朝着三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奔去。
乌兰巴日想也没想的,紧追着第一个被他锁定的天使而去。
“你这头没脑子的野兽?我与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偏偏咬着我不放。”这名天使被乌兰巴日追烦了,有些口不择言的怒斥。
乌兰巴日用一道道血箭回答了他。
他完全是遵循着自己的野兽般本能行事,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
“想引发我们之间的乱斗,想得美,你也给我出来!”
远在五公里开外,一声怒斥和爆炸声,同时传出。
炽白神力光芒大方,紧接着一道金中带绿的身影冲天而起,三道天使身影,紧随其后。
四道身影在空中纠缠成了一团,打得不可开交。
金中带绿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肖恩。
另三道身影,则是天使议会的另三名天使。
天使议会原本想要前来坐山观虎斗,趁机捡便宜的。
此刻被肖恩坑了一记,计划成空,当然不能任由肖恩逍遥在外。
剩下的三名天使,没有着急救援自己被阴的三同伴,而是沿着肖恩留下的蛛丝马迹,抽丝剥茧的寻找肖恩的本尊所在。
能够犹如臂使的行程意念分身,肖恩的主体肯定不能藏远了。
无论他们藏匿行踪的手段再高明,只要有心搜寻,都很难瞒过太久。
因为他们身上散发的强大能量波动,就是无解难题。
你动用越多的能量去藏匿自己,越容易暴露自己的行动。
那些残存的能量波动,就是最好的指向标。
哪怕是法则层次的藏匿,同样也会留下不自然的痕迹。
肖恩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没有在术法上动脑筋的,而是用最笨的土办法,而是开石裂土,将自己的本体深埋到了数十米的地下,用厚重的土层,掩饰自身的能量波动。
除此之外,还故布迷局,在周围好几个地方的地下,埋上了带有自己气息的能量结晶,用它们消耗敌人的精力。
而这一切,都是在西奥丁帝国大军抵达前,就已经完成了。
至于提前预测乌兰巴日的黄金王帐扎在什么地方?
这个就属于斯坎巴日的功劳了。
这种事情,当初代表乌兰巴日出使永夜军领的使者意见非常具有参考性,尤其是斯坎巴日在西奥丁帝国身份尊贵,他不在也就罢了,若是在的话,这些事情,很大的几率,都是由他直接操办。
肖恩只是给了他一点点暗示罢了。
斯坎巴日自认为,选择库克荒原作为双方会盟地点是自己的想法。
事实上,一切都在肖恩的算计当中,包括在他面前展现出自己强大的自然能力,同样也是心理暗示的一部分。
斯坎巴日在选择会盟地点的时候,会潜意识的排除所有带有绿色的地方。
只是这种办法,依旧只能是以有心算无心。
只要他们察觉到了自己存在的可能,有心排查,用不了多久就能将自己揪出来,尤其是自己需要维持禁魔领域存在的时候,能量波动更为剧烈。
只是没有想到,做到这一点的,并不是魅魔领主苏内拉沃,而是以圣乔治教皇为首的天使们。
在这之前,肖恩已经预料到,圣以太教廷对于他们这次会盟,不会坐视不理,甚至有可能直接插手搅和,至少不能让他们达成和平共识。
西奥丁帝国与永夜军领在奥丁草原上全面开战,才符合他们的利益。
只是教廷帝国出动的天使数量,却远远超出了肖恩的预料。
这些天使与当初天使军团的天使可不是一个概念。
无论就是教廷帝国的天使军团,还是肖恩手中掌握的阿比盖尔战兽军团。
本质上,与那些扭曲梦魇没有什么区别,对阿沙恩位面来说,都是入侵者。
一旦离开了一些特殊区域(阴影迷雾区),就会受到法则力量的针对,消耗相当惊人。
这一点决定了,他们的战斗力连实际的一成都发挥不出来,作用更是相对有限。
过去一段时间,只是作为一种震慑性力量存在。
无论是永夜军领还是圣以太教廷,自从达成超凡力量限制使用协议后,就再也没有动用过。
双方暗中都在寻找,打破这种限制的方法。
永夜军领一直在自己最擅长的法师塔以及魔法器具上寻找突破口,将双方完美的结合起来,从而获得更强大的战斗力。
圣以太教廷则是想方设法的复制,圣乔治教皇的状况,用其他人作为天使的载体容器。
当两者融为一体的时候,将会瞒过阿沙恩位面法则。
目前看来,他们已经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避开阿沙恩位面法则力量束缚后,他们不仅战斗力大幅度飙升,就连神智也不可同日而语。
“教皇阁下,你一个聪明人,今天怎么犯起糊涂来了?你们一个劲的金咬着我不放做什么?还有一个魅魔领主躲在暗处,不知道准备什么阴损招数呢?现在可是在人家的主场,你就不怕她将我们一锅端了?”
肖恩被圣乔治教皇为首的三名天使,从藏身处逼出来后,忍不住一阵吐槽,直接化成了法则战斗机,朝着黄金王帐所在的地方飞去。
魅魔领主苏内拉沃除了一开始,扔出了一记地狱火球之外,退入黄金王帐彻底没了声息,完全凭斯坎巴日自由发挥,好似借机远遁了。
但是肖恩却不怎么认为。
种种迹象都表明,西奥丁帝国就没有准备跟自己和谈的意思,一切都是苏内拉沃布下的陷阱,诛杀自己的陷阱。
绝不可能因为教廷帝国的插手,就半途而废。
一个个都是沾上毛比猴还精的主,怎么可能会提前想不到呢?
甚至有可能,对方也在她的算计当中。
等法则战斗机逼近,肖恩便主动撤销了禁魔领域。
这个领域的战略意图,在将那三名天使从高空中拽下来的时候,就基本完成了。
魅魔领主苏内拉沃不出手,单凭乌兰巴日自己,很难干掉三名天使的任意一名。
轰!轰!轰!轰!
肖恩的法则之躯中,随身携带的四枚元素炸弹,一股脑的倾泻向了黄金王帐。
这四枚元素炸弹,是永夜军领的最新型号,东风五号,每一枚都重达三百公斤,其中高浓度的元素结晶比例达到恐怖的十分之一。
肖恩将其扔下后,并不是高速飞走,而是直接撕开了位面壁障,遁入了能量通道中。
即便是隔着能量通道,肖恩都能够感受到剧烈的爆炸冲击波和元素波动。
仅仅停留了两秒钟,肖恩便重新撕开位面壁障,钻了出来。
眼前的场景,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火与冰并在的世界。
肖恩先前丢下去的那四枚东风五号,全都是冰属性的。
之所以选择这种属性的元素炸弹,原因是明摆着。
肖恩此行的主要针对目标就是魅魔领主苏内拉沃,这些地狱生物都是玩火的行家,地狱岩浆中游泳洗澡的主。
火属性元素炸弹绝对不能用,用那玩意,不仅对对方造不成伤害,甚至有可能成为对方借力对象。
暗属性的元素炸弹对其威胁力也相对有限。
光属性的对其倒是有不错的杀伤力,但是教廷的天使们有可能前来搅局,爆炸后形成的元素区域,有可能会成为对方的助力,同样也不是肖恩愿意看到的。
能够选择的,只剩下风、水、土,三种针对性比较差,敌人抗性都不是特别强的那种。
对比再三,肖恩最终还是选择了水属性。
一来,水属性对上擅长操纵火的,或多或少,有一定的克制性作用。
二来,水属性延伸的特殊效果,最为持久,最为强悍。
这四枚水属性元素炸弹,确实没有辜负肖恩的期望,将一片荒原变成了冰的世界。
以王帐为中心,核心爆炸冲击范围就足足有两百米,爆炸溅射出去的元素冰块、元素冰粒,笼罩范围足足有三公里。
那种景象究竟有多凄惨,就不用多说了。
不要忘记了。
乌兰巴日的黄金王帐,并不是孤零零戳在这里的,他们随行还有一万精骑,以环形拱卫在黄金王帐左右。
肖恩他们先前闹出来的动静可不小,早已经将这一万精骑给惊动了,正在汇聚,往黄金王帐用来。
只是说来话长,实际上,他们交手的过程很短。
这一万奥丁兽人骑兵,别说是放在普通人中间,就算是放在大部分军队中,那也是精锐中的精锐。
但是对上肖恩、魅魔领主、天使他们,就属于神仙打架,根本无从插手。
然后就是肖恩丢下了四枚元素炸弹。
被爆炸冲击波吹飞出去的沙石、元素冰块、元素冰粒,比高能狙击步枪射出去的子弹还要恐怖,就连体型巨大的战马,都能够射穿,更别说是奥丁兽人,哪怕是已经披上了重甲,也会被射程筛子。
哪怕是侥幸逃过这一波,也逃不过冰属性元素炸弹后续弥漫过来的水雾寒气,快速降温,直接将他们变成一尊尊冰雕。
他们的动作,脸上的表情,都被定格在一瞬间。
这种凄惨的景象,虽然让肖恩心底浮起了一丝不忍,但是他并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事情,哪怕是重选一次,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将四枚元素炸弹给丢下去。
这就是战争。
为了不让这些入侵者造成更大破坏,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但是下一秒,肖恩的神情就变得无比凝重。
着上万名精骑的灵魂哪里去了?
他的行动速度,不可谓不快,在次元壁帐中一进一出,只有数秒功夫。
这数秒杀死他们的身体足够了,但是还不足让他们的灵魂彻底消散。
若是可能的话,肖恩还是想将他们的灵魂收割一下,带到第二世界中。
但是没有半个灵魂向肖恩的法则之躯汇聚——他的法则之躯,就是最天然的英魂战旗。
只有一种情况会这样,有人先一步将这些灵魂给收割走了。
问题的关键,收割走这些灵魂的人是谁?
魅魔领主苏内拉沃?
还是教廷教皇圣乔治?
肖恩的目光转向了黄金王帐。
先前已经说了,这是一个冰与火的世界。
刚刚说的只是冰,现在说火。
最大的火就在这里。
黄金王帐,早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座高达数十米,厚达数米的冰山。
一团熊熊燃烧的地狱烈火,就在冰山之中。
这地狱烈火中,正有无数奥丁兽人士兵的面孔,翻涌哀嚎。
肖恩刚刚的问题找到了答案。
那一万奥丁精骑的灵魂,就在这里,已经成为魅魔领主苏内拉沃抵挡元素炸弹的工具。
苏内拉沃不愧是老牌的恶魔领主,强悍远远超乎想象,肖恩精心准备的四枚东风五号,依旧没能将其拿下。
相信用不了几分钟,苏内拉沃的地狱烈火就会将元素冰山给融化掉。
“肖恩·唐·奥古斯丁……”
伴随着一声愤怒至极的咆哮,距离黄金王帐足有两百米的一座小冰山,率先炸裂,浓郁的血气疯狂的翻涌,迈着大步向肖恩冲了过来。
不是乌兰巴日还能有谁。
因为肖恩先前锁定的主要目标是魅魔领主苏内拉沃。
乌兰巴日只是被爆炸波及,先是被强大的爆炸冲击波冲了出去,随后被冰元素冲击包裹了。
只是他身上的法则之躯,就跟外骨骼护甲一样,将严寒拒之门外,并没有给他造成致命伤害。
不仅仅是他,相信教廷的那几名天使,都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到了他们这种程度,想要杀死对方,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乌兰巴日现在对肖恩的仇恨值爆表,眼中只剩下肖恩。
甩开脚步的他,轰隆隆的如同一辆重型坦克,沿途的冰雕不闪不避,全部一头撞了过去,断肢四飞。
他现在只有一个心思,那就是将肖恩拽过来,爆锤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