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he5爱不释手的小說 踏星 愛下-第兩千零兩百六十一章 太狠了展示-b1oex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其实忆贤书院并不怕四方天平来硬的,食神早已说过,大不了拼死渡劫,这也是他这么多年可以保住忆贤书院的原因,但如果来硬的,山海有主一事就会被四方天平知晓。
忆贤书院不愿曝光的是这个。
一时间,食神停住了。
龙天以为食神担心忆贤书院,担心他自己渡劫失败而死,再次道,“前辈,如果是之前,四方天平会担心您渡劫成功,但现在,没有担心的必要了,你刚刚的表现让人很放心,虽然惋惜人类少了一个祖境强者,但对于我四方天平来说,很多事更容易做了”。
食神挑眉,“小辈,祖境源劫不仅仅看心境,老夫无数年的积累,岂是你可以看穿的”。
“所以晚辈不想与前辈撕破脸,血池一事必须要解释清楚,还请前辈等人在龙山多留几日,我白龙族肯定会拿出血池正常的证据”,龙天道。
血池正常怎么可能拿出证据,一般而言都是让对方拿出证据证明血池不正常。
但这种事白龙族怎么敢让其传播开,哪怕血池真的正常,一旦传播开对白龙族都不利,血池是白龙族招揽外姓修炼者最大的手段,一旦被破坏,以白龙族薄弱的底蕴,只会被另外三家拉开距离,这不是白龙族可以接受的。
何况血池本身就有问题。
他要禀报老祖,想办法隐藏此事,麻烦的是现场还有白家,夏家,王家,农家和刘家的人,还有寒门以及其它家族的子弟,这才是白龙族最需要解决的。
他们需要时间。
无论如何白龙族都不会让忆贤书院的人离开,食神只能答应暂留。
“先生,白龙族不会对我们怎么样吧”,农四娘担心。
陆隐安慰,“放心,他们不敢”。
白龙族不会丧心病狂到对他们出手,陆隐很好奇他们想怎么解决这件事,根源可是在他这。
恰好,龙天目光看向了他,眼中带着浓烈的杀机,还有无奈。
以四方天平的地位,对一个三次源劫修炼者无奈也是少有。
巨大的庭院延绵山川,这里是白龙族提供给书院众人休息之地,每个人都有单独的庭院,吃的喝的都是最好的,就连修炼资源都提供了。
陆隐本想找食神聊聊,但食神紧闭大门,显然没心情。
陆隐只能返回住处,在屋内取出至尊山,并放出了龙夕。
对于龙山,陆隐相当熟悉,倒不是因为曾经来过一次,而是因为龙柯的记忆。
他融入龙柯体内很长时间,记忆驳杂,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关于龙山的,当然,也是因为他故意寻找龙柯私藏资源位置,才找到龙山的记忆。
他知道在这里不会被监视,白龙族不是王家,没有山海高悬天上,即便要请出祖境之力也要半祖出手,哪有人监视他。
陆隐很放心的将龙夕放出来。
龙夕迷茫,“这里是?”,她看向外面,脸色一变,“龙山?”。
陆隐点头,“来了这里,我觉得应该让你出来看看”。
龙夕目光复杂,阔别龙山数十年,她在至尊山内都习惯了,而今突然回到龙山,反而有些不习惯。
“不过也不能乱走,我现在的身份是一个叫昊玉的忆贤书院导师,如今忆贤书院…”,陆隐将发生的事对龙夕说了一遍。
龙夕看向陆隐,“你又对我白龙族出手了?”。
陆隐抿嘴,“小事,不算太大,小事而已”。
龙夕收回目光,“血池真有问题?”。
陆隐点头,“你不知道?”。
龙夕摇头,“不知道”。
看着龙夕望向外面,好像陷入回忆中。
血池有问题自然来自龙柯记忆,不过白龙族知道的人太少太少了,连龙夕都不知道。
陆隐问道,“你想不想龙天?”。
龙夕淡淡道,“白龙族人生命周期很长,数十年相对我们不过几年而已”,说着,她怪异看向陆隐,“你想把他抓来?”。
陆隐道,“没有啊,你怎么这么想?”。
龙夕盯着陆隐看。
陆隐被看的心虚,“我不是很喜欢抓人,都是逼不得已”。
“比如文第一他们,夏太笠,雨晨?”,龙夕反问。
陆隐咳嗽一声,“放心吧,这里是龙山,我怎么可能抓龙天,要出事的,龙山有半祖,更有你们老祖的力量守护”。
龙夕道,“以我对你的了解,没什么是你不敢做的,偏偏又能做的天衣无缝”。
陆隐不想谈这个话题,但又想起龙柯。
看着龙夕惆怅的脸庞,莫名有些不是滋味,“你想你父亲吗?”。
龙夕目光暗淡,“无所谓,他从没想过我们”。
“如果你想,我可以让你与他见面”,陆隐心虚道。
龙夕一怔,眨了眨眼看着陆隐,“你果然还是抓人了”。
陆隐无语,“不是在这,是很多天前,都是意外”。
“我父亲也在至尊山?”,龙夕看向不远处的至尊山问道。
陆隐点头,“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你们见见,当然,一直见面也行,不过不能放他出去”。
龙夕摇摇头,“算了,暂时不想见”。
陆隐无奈,“那,你想离开至尊山吗?”。
这个问题他已经问过不下三遍,龙夕的答案都是一样。
“看够了,我可以回去了”,过了好一会,龙夕对陆隐道。
陆隐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迟疑。
龙夕看了看他,“有什么就说”。
陆隐再次咳嗽,“那个,有个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
“我知道你不会无缘无故让我出来缅怀过去,什么忙?”,龙夕没好气道。
陆隐辩解,“我是真心让你看看龙山,毕竟你在这里生活,来了这不让你出来说不过去,是真心的”。
龙夕无奈,“行了,说吧,什么忙?”。
陆隐深呼吸口气,“龙柯私藏了一批资源,就在龙山,不过需要他的血脉开启,所以”。
龙夕无语,“你不是抓了我父亲吗?直接用他的血不就行了?”。
陆隐干笑,“最好不让他知道”。
他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利用到龙柯,自然不想让龙柯知道自己的资源被陆隐拿走,反正有龙夕在,她的血脉一样可以开启那个地方,留一手总是好的。
龙夕蹙眉,看了陆隐一会,“带我去”。
“谢谢”,陆隐松口气,他就怕龙夕不愿意,那也只能利用龙柯的血来开启了。
龙山有一个羽公子,陆隐知道光凭自己的能力很难到达龙柯藏匿资源的地方,那个地方就在龙柯的住处。
龙柯是白龙族族长,他的住处肯定是白龙族守卫最森严之地。
不过好在有雾祖。
雾祖出来了,相当不耐烦,但第一眼看到龙夕后,原本想要发火,却硬生生忍下来了,“呦,哪家丫头这么漂亮?小子,可以啊,一个接一个”。
陆隐无语,“前辈,什么一个接一个,您别乱说”。
龙夕对着雾祖行礼,陆隐在请雾祖出来之前就告诉过她,“晚辈白龙族龙夕,参见雾祖前辈”。
雾祖点点头,扶起龙夕,仔细看了看,“不错不错,白龙族的?龙二是你祖宗?”。
陆隐茫然,龙二?
龙夕也茫然,“龙二?”。
雾祖道,“就是龙远”。
“龙远是晚辈老祖”,龙夕恭声道。
雾祖耻笑,“这些家伙一个个连小名都不敢说,龙远就是龙二,傻头傻脑的,不过这家伙天生异瞳,倒是有些天赋,指点后能成祖,不错不错,不知道现在看见我还认不认识”。
“老祖绝不会忘记前辈指点之恩”,龙夕恭敬道。
雾祖满意,“你这丫头比这小子有礼貌多了,这小子就知道利用我,都没这么恭敬过”。
陆隐连忙拍马屁,奉上一大波好话,这才止住雾祖的自卖自夸。
当知道这里是龙山,龙夕还跟帮陆隐偷自己父亲藏匿的资源的时候,雾祖看陆隐目光就像看情圣,“可以啊小子,偷了人家闺女,还让人家闺女帮你偷老子的资源,太可恶了”。
陆隐嘴角一扯,还没说话,雾祖忽然想起来了,“前段时间你让我抓的人中就有一个是白龙族的,对了,跟这丫头长得挺像,不会就是这丫头的父亲吧”。
龙夕好笑的看向陆隐。
陆隐声音干涩,“这里面有原因”。
雾祖鄙夷,“偷人家闺女,抓人家父亲,现在还让人家闺女帮你偷她父亲的资源,小子,你太狠了”。
被她这么一说,陆隐都感觉自己过分。
“诶,如果当初夏殇跟你一样也不会那么惨,那家伙榆木脑袋,还有枯竭,一群榆木脑袋”,雾祖感慨了一句,随后以微带着两人朝龙柯住的地方去。
看着微带他们朝那个方向去,陆隐还是有点慌的,毕竟有个半祖,还可以施展祖境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