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klpr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不一樣的惡魔人生 起點-第796章 反殺(求訂閱)鑒賞-hztdw

不一樣的惡魔人生
小說推薦不一樣的惡魔人生
大清早的,王重感觉自己身周的火焰温度高了不少,他明白,那牙师大清早的又来炼药了。
还别说,这牙师虽然做事心狠手辣,不过对炼药还是挺敬业的。
如今,虽然火焰温度很高了,不过对王重来说,没有任何不适。
只是适应了一小会,这股力量再次转化成为自己所用。
力量再次飞涨。
与此同时,王重感觉腹中出现一个旋转的豆子,这个东西就是传说中的丹田,所有的力量飞速融入内部。
这里他感觉力量非常的强大,强大到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
王重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这次回到徐家,就算徐灿,甚至是徐泽天那些人,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王重实力越强,外面的牙师越来越怪异了。
“奇怪,药香又变淡了,我明明已经添加了这么多材料。”
对炼药之道十分熟悉的牙师非常明白,丹药即将成型出炉的时候,这味道可是非常美味的,尤其是空气中,药香扑鼻。
可是如今,什么都没有。
他决定开盖看一下,毕竟他投入了很多资源进去,没必要再等候了。
盖子掀开,只见王重盘膝坐在药鼎之内,浑身赤果,看起来好像已经死了一般,一动不动。
不过,他的身体就好像玉器雕琢过的一般,晶莹剔透,散发着一种别样的光泽。
“嗯?这次的人丹怎么和以前不一样?”
牙师心中一动。
紧接着,他大喜!
很简单,他怀疑,自己是炼制出了比人丹更加强大的东西。
他太开心了,迫不及待的身手想要把王重拿出来。
不过忽然,王重睁眼了。
回应牙师的,是一只重重的拳头。
牙师正沉浸在喜悦之中,根本没想到会有一只拳头忽然砸过来。
砰!
只是一拳,砸的牙师眼睛全部肿了起来。
不过幸好他也是活了这么多年的老怪物级别的高手了,被打了一下,整个人抽身后退。
“你居然没死!”落地之后,牙师脸色复杂。
“是啊,全靠你,让我获得了大机缘呢。”
王重捏了捏拳头,之前在他看来很强的牙师,如今看上去是这么的虚弱。
他再来两拳,恐怕就能打的他爹妈都不认识。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在我的炼制之下,没有人能够活下去,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重耸耸肩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很感谢你。”
“不,你一定知道,告诉我。”
“你认为我会说吗?”
“找死!”
牙师又是甩出一团白雾。
不过这次,王重没有躲避,白雾在他面前,就好像失去了效果一般,全部消散。
对此,王重并未奇怪。
很简单,这种毒对他也是一种伤害,无论什么样的伤害,只要一直运转摧拉枯朽功法,这些伤害都能够抵消出去。
抵消的同时,自身的实力也在迅速增强。
蹬蹬蹬…………
这一刻,牙师真的怕了。
力量上,他其实只是一个武士境的人,恐怕比普通的武士境高手都不如。
他能够让人闻风丧胆,靠的全都是自己的毒。
在他的毒功之下,基本上都会被毒晕过去,到时候,任他摆布。
而王重,居然不怕他的毒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毒对你没用!”
王重伸了个拦腰,浑身骨骼炸响,随即他目光如电一般,盯着牙师。
“和你说了你也不懂,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此刻,王重脚底就好像有股力量忽然炸开,整个人一弹而起。
动作迅速的冲到牙师面前之后,手掌成刃,迅猛的劈了下去。
牙师祭出一把宝剑,迅速的抵挡。
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宝剑一接触到王重的身上,竟然直接断了。
如今,王重的身体强度,比宝剑更硬。
牙师愣住了。
哪怕他身经百战,遇到过无数次战斗,但遇到王重这种变态,根本不知道如何抵挡。
片刻后,王重拳头来临,一拳将牙师砸飞在地。
“砰!”
牙师头颅凹陷,死的不能再死。
王重深呼一口气,牙师解决了。
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王重觉得,此次能活下来,靠的还是运气,幸好之前修炼了摧拉枯朽功法,否则,他早就重启了游戏。
在牙师尸体身上摸索了两圈,只找到几百两银票,实在是寒酸之极。
至于药物,倒是有不少瓶瓶罐罐,每个瓶子上面都标记了这些瓶瓶罐罐的妙用。
检查好之后,他把这些东西收好,又在边上的房子里走了一圈。
和他猜测的一样,在边上,他发现了好几具尸体,以及被抓的活人。
这些人运气还不错,竟然还活着。
把他们放了之后,王重离开了这里,随后前往城里。
此刻天差不多要亮了,城里县太爷居住的府上,年龄很大的县太爷被丫鬟服侍着起床。
丫鬟因为动作慢了一些,县太爷冷哼一声,不客气的把她踹翻在地:“不懂事的东西,不知道今天是牙师要过来么,到时候让我迟到,我拿你去做人丹。”
“对不起老爷,对不起老爷。”
丫鬟跪在地上不停磕头。
“爹,牙师怎么还不来啊,我还要向他老人家学习功法呢,我要像他一样厉害。”
一个年轻人跑进来,兴冲冲说道。
“放心,牙师说过了,今天会过来,到时候让我延年益寿,让你飞黄腾达,少不了我们好处。”
“那就好!”
两人正说着,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来:“不用等他了!”
说话的人,自然是王重了。
只见大门口处,王重缓缓进屋。
“你是谁?护卫,护卫呢?”
年轻人朝门外大喊。
“不用喊了,他们都被我解决了。”王重耸耸肩,继续道:“今日,我是过来为民除害的。”
说到底,那牙师能在这里作威作福,也全靠了这里的县太爷撑腰,没有他的话,牙师根本不可能那样。
所以在知道了这些之后,王重就过来了,为的就是为民除害!
“壮士,饶命!”
年轻人心思缜密,一下子就跪下来了,指着屋内老者喊道:“都是我爹干的,和我无关。”
“你这个孽子。”
王重摇头道:“都要死…………”
话落,手起刀落。
这一方无良的县太爷,算是彻底死了。
…………………………
王重没有再折返徐家了。
虽然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在徐家绝对能够杀个三进三出,但没有必要。
徐灿现在已经在力宗了,解决掉他,徐泽天会更痛苦。
除此之外,当务之急是找到徐丽颖的下落。
穿过一座座高山,一个多月后,王重终于来到了帝都,一座极其繁华的城市。
放眼看去,几十丈高的城门,巍峨的城楼,让王重感慨不已。
曾经,也是这样的城楼,那里都是我的天下。
不过现在嘛,还是安安心心找人。
话说,这一世的任务确实有些奇怪,而且就好像按照着轨迹来行动,让王重很不解。
进城非常容易,交一小部分银两就能进去。
之后就是在这里逗留了,打听着关于天山宗的消息。
经过打听,王重才明白天山宗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天山宗以前确实非常强大,不过因为得罪了帝王世家,整个宗门被铲除,现在原址变成了一片废墟。
至于里面的弟子,幸好当初那些追杀的人说了,只要投降,既往不咎。
于是,很多弟子投降了。
至于圣女徐丽颖,失踪了。
之后,确实很多人寻找徐丽颖,甚至当今的太子悬赏,寻找徐丽颖的蛛丝马迹,并且扬言,不会伤害徐丽颖,更是会封徐丽颖为妃子。
从一些小道消息看来,王重算是明白了个大概。
很简单,当今太子之所以要对付天山宗,大概率是为了徐丽颖。
同时,应该也有一些隐藏的秘密。
这些秘密以自己目前的身份还无法触碰道,不过有一点王重可以相信,那就是徐丽颖绝对没事。
很简单,徐丽颖若是有事的话,当今的太子也不会再发布这个寻找的命令了。
接下来,王重在这里呆了足足一个多月。
他了解了这城里很多事情,而且对各大势力分布也了解了个大概。
围绕着帝都这里,有着不少大型宗门,不过论势力,自然是皇朝最强,附近的宗门再强,遇到皇朝也是俯首称臣。
这期间,王重意外听说,和以前云天宗势力差不多的宗门,问青宗正在招收弟子。
“这问青宗势力庞大,比以前的云天宗只强不弱,若是通过他们,也许能查找云天宗覆灭的真正证据。”
打着这个主意,王重决定,参加问青宗的招收弟子大师。
这一天,王重收拾好家当之后,风尘仆仆的来到问青宗山门。
他已经来的挺早了,不过来到这里的人更多。
王重找了个人少点的队伍排队,在这么多人中,他的存在有些突兀。
很简单,他看起来年龄大了不少,边上不少人都看起来要比他年轻好几岁。
而且王重还注意到,来这里的人,均都是穿着锦衣玉服,一看在世俗之中地位挺高。
这让王重不禁感慨,果然,问青宗确实是大宗门,据说普通人家的弟子,除非天赋很强,否则,想进问青宗,难如登天。
王重很快通过了招收弟子的手续,手续很简单,就是填一下自己姓名,来自于哪里,几岁。
除此之外,自然是要交一笔不菲的手续费用。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笔手续费用也是淘汰掉大部分没实力的一些人。
这个世界上,天赋重要,但是相对的,背景也很重要。
举个例子,两个天赋相差不多的富人之子和穷人之子,那最后的发展肯定会是富人之子成才。
因为他有数不尽的财富去砸,有数不清的天材地宝去使用。
最后的结果就是富人之子赢在了起跑线上,把穷人之子越甩越远。
幸好,在过来的时候王重搞到了不少银子,所以交了费用之后,便跟在一群人身后走了进去。
……………………
此时,王重和一群参加招生大会的人来到了问青宗的一处演武场上。
场地很大,很广,足够他们这些新人站着了。
王重大概估算了一下,他们这里差不多足足有一万人左右,而问青宗的长老都站在不远处高台上,审视着这些人。
忽然,一个白胡子老者飞身而下,缓缓落地。
他朝王重这边看了过来,有神的目光扫视全场。
王重看出来了,这个老者,恐怕就是此次招收弟子的负责人了。
“自身已经有修为的,往前走十步。”
这话一出,有九千多人往前走。
紧接着,老者再次中气十足的嚷道:“家里长辈有武徒以上境界的,往前走十步。”
家中长辈有高手,也就证明了子嗣大多有着实力,这也算是淘汰的一种好办法。
不过,在王重看来,可能会有天才缺漏。
但对问青宗来说,这又如何,缺漏了就缺了,对问青宗来说,他们从来不缺天才。
随后,老者说出了一个个条件。
比如超过22岁的,自动离去。
一年内没有进步的,也自动离去。
当然了,也有不少人存在侥幸心理,留了下来。
因此一系列的讲述下来,有超过一半的人被劝离了这里。
剩下的,基本上都是可以修仙的了。
不过,人数还是太多了,问青宗再强,也不可能无缘无故招收这么多人进入宗门。
对这些大型宗门来说,再多的人呢,可能都不如一个天才有用,资源优先提供给金字塔顶部的少数人,才是正确的选项。
老者看着剩下的人,觉得人太多了,这一届需要再淘汰掉一点。
让他们一个个比武,那显然不现实,毕竟人这么多,耗费时间太多。
所以他继续说道,“超过20岁的,离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