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nqaa都市异能 唐朝小白領-第二百九十五節 吐谷渾的來回(45)展示-yvq6b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虽然声音很大,可是大家还是没有出来,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还是帐篷里的女子更加的让人喜欢,同时,这里的声音经常来来回回的,早就习惯了。
不过呢,这个声音却是将慕容顺的手下吓了一跳,然后刑天和叶彪则是看着这些人,面露不屑。
慕容顺让手下看着其他的人,这个时候不能乱,否则的话,就是丢人现眼了。
而叶檀却在这个声音慢慢地消散的时候,通过自己的耳光听清楚了这里的声音的来源,这个叫做敲山听音,算是后世盗墓卸领魁首的一种绝技,叶檀现在有了无穷的武功之后,自然是知道的。
然后他忽然朝左边来了一步,对着那里就是一脚,这里就直接塌了,然后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山洞,山洞里最大的东西不是山洞,而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叶檀慢慢地走去,然后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宛如蜂窝煤一样的存在,又像是蜂巢,说真的,不简单的哦。
不过呢,他忽然左边来一脚,右边来一下子,就将面前的这一切给打通了。
然后他下沉了十米左右,就看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全部都是汉白玉。
这个东西非常的细腻,他拿出一个火折子,打开之后,虽然外面看不到,可是这里却像是一个个的白色的宝石一样地闪烁着光芒,好不刺目啊。
叶檀一伸手,就少了一块,然后又是一块。
等到叶檀在这里消失了之后,差不多得有上千吨的汉白玉不见了,然后这里的一切都变得更加的脆弱了。
然后他又转身去了另外一个地方,这里的汉白玉虽然不是非常的好,可是呢,依旧不错,所以叶檀也就笑纳了。
等到他从下面出来的时候,这下面几乎都是空了。
说也搞笑,这里不远处的地方帐篷里就是那些人,可是呢,他却没有直接动手,而是从一边的山峰上取下来一块巨石,然后放在一边,同时朝前冲过去,很快两个人才能走的地方,就变成了一匹马就可以过去的地方了,而且属于暗中大撒把的类型。
而这个时候,刑天看着慕容顺道,“可以了,你们去吧。”
慕容顺本来以为这件事就是这么结束了,可是呢,事情却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样子,人家根本就不会让你这么舒服,所以他一挥手,就有人过来了。
可惜,这些人都有点担心,所以走的不快。
可是呢,当看到站在路边的叶檀的时候,他们却是很开心了,毕竟,这个路上是有人的。
等到他们冲过去的时候,那个帐篷里的人才发现不对,于是就冲出来一堆的人,这些人和慕容顺手下的人几乎是一样子的,都是一群没有什么特别地方的人,而这样的人的武力值不低,所以两方就动手了。
不过呢,慕容顺这里的人虽然走了很远的路,可是呢,精神却是不错,而在帐篷里的人呢,却有点奇怪,似乎还没有睡醒的感觉。
所以,在这个不大的地方,两方就冲突起来了。
地方不大,马匹的作用根本就不大,所以,慕容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直接让人下马。
于是,彼此之间砍人就在这个时候,而叶檀站在路边,一挥手,就看到刑天就消失不见了。
人,有的时候,总是会有一些习惯是奇怪的,让你觉得不可思议。
等到这里的守卫的军士和一些当地的原著都被杀了之后,叶檀才慢慢地出现。
帐篷倒是不少,而且还有一些山洞,里面的人都躲起来,他们不敢出来,不是因为他们相信还是不相信谁的缘故,而是担心对方一旦杀人来了兴致了,将自己等人都给杀了怎么办,不管是什么时候,需要有个安全的生命才是根本。
“我是大唐的守军,现在你们安全了,现在我带你们回家,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你们有半个时辰的时间出来,如果再不走的话,到时候若是出事了,我不管,现在开始计时。”
叶檀身边的叶彪就拿出了一个巨大的香,放在那里,过去的人记录时间的办法比较一般,不过呢,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而叶檀的话也只是说了一边,他觉得吧,如果有好吃的,我可以给你,但是呢,你如果想让我喂你的话,那么你就等着饿死吧。
而四周除了马鸣之外,一点声音都没有,地上倒是有几个人还在那里痛苦的叫声,虽然不大,可是依旧让人觉得不舒服。
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而这里的火把却是将四周都给照明了。
之前的一个老者可能是觉得自己不在乎生死了,就慢慢地从山洞里爬出来,然后仔细一看,却发现还是一群吐谷浑的人,顿时颤抖,他记得刚刚的那个人是一个地道的中原的口音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不过呢,他出来就没有想着活着回去,所以,他慢慢地走过来,然后就看到了几个中原人的样子,不由得倍感亲切,对于他来说,这样的人就是天啊。
“大爷,大爷,刚刚是你说的吗?”
老者看着叶彪问道,因为相对于叶彪来说,叶檀真的就是个小公子啊,这样的人有什么用处啊。
“是我,怎么,有疑问?”
叶彪是不会说话的,而叶檀却笑着看着对方问道。
“真的是你?你是中原?”老者接着问道。
“自然。”叶檀说道。
“可是你为何与他们在一起?”老者有点担心地看着慕容顺等人,这帮人一看就知道是野蛮人啊,如何才能知道这样的人的本事呢?
“我和他们达成了交易,否则的话,你们凭什么可以出来还活着?再说了,我一个人能救你们吗?”
叶檀继续笑呵呵地说道,按理说,他的笑容里带着一丝温柔,可是环境却是不对的,让人有点发毛。
老者还要继续问着,就听着一边的叶彪忽然插嘴道,“你看到了那个了吗?如果它燃尽了,我们就离开,所以,现在你不要废话了,否则的话,可能只有你一个人可以活下去了,你不会以为这些吐谷浑的人会给你们什么好的生活吧?”
老者被他的话说的一愣,随即看到了那个巨大的香,在阴沉的风雪里,显得格外的刺眼,可是呢,自古却是这样的地方的人都是没有这个东西的,只有中原的人才会有的。
“最后一个问题,老儿想问问,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老者心中想的倒是真的,如果自己这群人被你带走了之后,再次成为奴隶的话,那么还是算了吧,因为一次的换主人的话,那么倒霉的还是他们自己,每次都会有很多东西被人拿走了,然后不是死了,就是残了,这样的事情,真的非常的可怕,所以,还是算了吧。
“黄沙镇,距离玉门关不足一百里地。”
叶檀相信他知道玉门关,毕竟有的时候,有些地方的人对于一些地方的看法比你都要熟悉呢。
“好,我跟你们走。”
老者思考了一下,然后一咬牙,就说道,然后转身就回去了,这个时候,他是去喊人去了。
“召集马队。”
叶檀对着身后的人说道,然后慕容顺就点了点头,让外面的人准备。
这个可不是开玩笑的,这些人身上的衣服都不是怎么保暖的,如果走回去的话,这里的人得死掉差不多一半左右,不用说其他的,都是被冻死的。
而有了马队之后,就像是一个巨大的两面都有的围墙,只要是保持的了温度的话,就可以让人不被冷风吹,总体来说,还是有点温度的。
“来了,来了。”
很快山洞里就出来了差不多十个人,看来这个家族的家里的人不少哦,大家都出来之后,看着这些人都是一点胆寒的,不过老者还是走过来,让人带着穿过了这里,结果却发现了两边都是马匹,虽然看着很吓人,可是呢,你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里正好是两面墙。
然后陆陆续续地从里面出来了差不多几百人,就在叶檀有点搞笑的时候,忽然从里面出来了一个男子,从他的样子来看,这个人应该以前在村子里就是混得不好的人,但是呢,因为特殊的大脑壳,同时呢,带着痞气,对于过去的那些淳朴的人来说,这样的人就是惹不起的。
这人的胆子不小,所以他出来的时候,身边有十多个人,虽然是奴隶,可是呢,这样的人还是看着就是很结实的,说真的,如果不是中原人,叶檀觉得他们都适合当一个奴隶了。
“你们是来救我们的?”这个人的语气非常的不好,像是有点过分的感觉。
而叶檀和叶彪却没有理会,而是看着其他的人,对于他来说,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还在自己这里摆谱的话,那么,你的生死,我可不管。
看着叶檀等人根本就不理会自己,这个人却是生气了,这段时间虽然自己等人是奴隶,可是呢,因为他很会巴结人,所以暂时也是有点身份的,身边的小弟也是有了几个的,平时看上根本就不敢碰的女子自己也是碰了几个,这样的日子,不要说了好不好了,简直好的过分。
这样的日子简直不要好了的不行了,谁会理会其他的人啊?
“看来你们也是要将我们都弄成奴隶的,你们都不是好人。”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对身边的人说道,“走,我们回去,虽然他们对我们不好,至少也会给我们留下一条命啊,否则的话,到时候连命都没有了,怎么办?”
他的话虽然不真实还是不真实的感觉,可是呢,过去的人都是有这样的想法,似乎对于这样的人就是崇拜,只要是你够强,你不管是做什么坏事,都会有人过来帮你将这些倒霉催的事情扔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上,然后呢,跪着的人就是其他的人。
虽然这个人的本事一般,可是这些日子,他和那些吐谷浑的人周旋,本事是不小的,虽然送出去了十多个姑娘,可是呢,还是有人活下来了。
如果可以活下来的话,其他的事情,重要吗?
不重要。
为了活下来,我们可以做的事情很多,至于所谓的家国天下,那些东西对于吃饭很久才可以吃一顿肉的人来说,太遥远了。
看着那些本来想要出来的人竟然没有出来,叶檀皱眉地看着叶彪道,“给我打断他们的腿。”
那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叶彪就过去了,直接就是一脚踢过去,这个人就的双腿就全部都断了,然后剩下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也被打断了腿。
而这个过程过后,其他的人更加不敢过来了。
但是呢,叶檀却没有催促,因为香已经烧了一半还要多了。
什么地方都可以有坏人,但是呢,叶檀的黄沙镇不能有,否则的话,这日子怎么过下去,如果想要一个基地,要的就是这种顺从。
而四周的马鸣声音越来越大了,而叶檀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就转身要走,却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公子,不知道可否答应奴家一件事?”
叶檀本来不想理会,可是呢,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听到这个声音,却觉得有点心颤,这个世界上生活下来不容易,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努力的生活,否则的话,就会死掉的,是不是很可怕的,可是呢,却是事实。
“说。”
叶檀难得地来了一句话,然后就看到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从帐篷里出来,她出来的地方不是刚刚老者他们居住的山洞,而是帐篷,而哪些帐篷都是之前吐谷浑的军士所在的地方,那么,这个意思就不用多说了,大家都知道了。
“我要他们的命。”
结果这句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这个女子宛如狮子一样地扑过去,先是那个恶霸一样的人,直接咬住了对方的喉咙,然后就让那个对方流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