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h942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搶救大明朝 起點-第2194章 朱三太子,借錢炫富看書-hz4oe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哦,父皇要你和我学炫富……”
端本宫内,朱慈烺看着好兄弟朱慈炯交给自己的崇祯皇帝的手诏,真有点哭笑不得了。
这个崇祯到底是不是明君啊?怎么时不时的就要几件荒唐事儿呢?
“对啊,这是父皇的旨意!”朱慈炯这半大小子认真的对朱慈烺说,“老大,拿钱来吧!”
“拿钱?”朱慈烺看着弟弟,“你要钱做什么?”
“炫富啊!”朱慈炯一本正经地说,“没有钱怎么炫富?”
“那你要多少钱?”朱慈烺哭笑不得的看着兄弟。
朱慈炯伸出一根手指:“一百……不,是一千两银子!你今天必须给我一千两,要不我就去和父皇说,说你不教我炫富。”
还学会告状了……朱慈烺心说:这都什么人呢?知道什么叫兄友弟恭吗?
朱慈烺摇摇头道:“我不能给你钱……因为给了你钱,你就学不会炫富了。”
什么意思?
朱慈炯愣愣的看着哥哥。
朱慈烺道:“老三,你我是生在帝王之家的,我们这样的人要炫富,就应该不知钱!”
“不知钱?”朱慈炯心说:你抠就抠吧,还说这种奇奇怪怪的话……谁会不知钱?那不成傻子了?
看见兄弟的表情,朱慈烺笑了笑,道:“大明的皇子自幼长于深宫,锦衣玉食都有人伺候,想要什么就是一句话,怎么知道钱为何物?即便知道一些,那也从书上看来的,是不会真懂钱有多难得的。”
听了这话,朱慈炯都有点生气了:“老大,自幼长于深宫,还锦衣玉食、要什么有什么的那是你……你要什么好东西,你的十一钗都会替你弄来的。我们这些当弟弟的可没那么好运,我们一个月就十两银子的零花,都不舍得花!而且年满十周岁就得去十王府居住,每天习文练武,从鸡叫忙到鬼叫,刚去那会儿我天天都哭鼻子,哭了一个月!”
朱慈烺却点了点头,笑道:“看来父皇倒是真会教孩子啊,你们当中必有栋梁之材啊!”
大明过去的规矩是只培养太子一人,同时将其他的皇子当猪养。而现在的这个朱由检却在刻意磨练他的一大群皇子,而且还让他们接受这个时代最好的军事教育。再考虑到朱由检儿子的数量,将来大明出几个军神亲王几乎是一定的事儿……如果王朝内部不厮杀争斗,别人想要推翻大明可就不容易了。
“老大,你也别忙着拍咱爹的马屁,还是先给小弟一千两银子去花用吧!”朱慈炯可不会让朱慈烺三言两语就把话题转移了……今儿必须打一打朱慈烺的秋风。
朱慈烺苦苦一笑,唤了一声:“如玉。”
然后就看见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轻移莲步,从外面走进了朱慈烺、朱慈炯两兄弟所在的书房,冲着朱慈烺行了个福礼:“妾身恭请千岁爷万福金安。”然后又给朱慈炯施了一礼:“妾身见过宁王殿下。”
朱慈炯认得这女子,他名叫曹如玉,太谷曹家的千金,朱慈烺的十二金钗之一。
朱慈烺吩咐了一句:“给宁王准备一千两的盐业行银票。”
“妾身领旨。”曹如玉答应了一声,看见朱慈烺冲自己挥了下手,就悄无声息的退走了。
看见曹如玉走了,朱慈烺才对朱慈炯说:“老三,看见没有?要什么东西,张一张嘴就有了,所以不必在意,更不需要刻意炫耀,哪怕挥金如土,也只是平常日子而已。你要天天攥着银票到处去花用,那反而落了下承。”
“哦……”朱慈炯还是不大明白,“大哥,你说那个银票是什么东西?”
盐业行的银票也才出现没多久,东南那边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见过了,可是在北京真没什么人见识过。
“不知道就对了!”朱慈烺笑道,“也不要问,不要想……你要视金钱如粪土,这才是君王之富!”
“可我没有粪土啊!”朱慈炯还是一个劲儿的摇头,“我一个月就十两银子……”
朱慈烺道:“放心吧,都会替你安排好的……到时候盐业行会派出账房跟你一起去日本,你什么都不必过问。凡是和钱有关的事情,你一问三不知就行了。”
“一问三不知怎么行?”朱慈炯摇摇头,“我的钱我得管好了……而且你让盐业行派账房跟着我也没用啊,我没有钱啊!”
朱慈烺苦苦一笑,心说:这个老弟的财商还不低…..到底是一个月十两银子穷养出来的皇子。
“没有钱可以借!”朱慈烺耐心的给兄弟解释道,“你不用操心,我派给你的账房会把一切都办妥的……你只需要在账本签字确认一下就行了。”
“借?”朱慈炯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老大,你这是要坑我啊!你让我借,可我拿什么还啊?我这个王爷没有俸禄,我的勋庄也不归我管啊!”
朱由检封出去的爵位有虚实两种,虚封的爵位是有俸禄而无封户和勋庄的,而实封的爵位则是有封户和勋庄,但是却没有俸禄。而且朱慈炯年幼,并没有真正接管自己的勋庄,他的勋庄都在崇祯派出的官员(军官)管理之下。所以朱慈炯也没办法从庄上直接拿钱,整个就是一两手空空的穷王爷。不过他就算接管了勋庄,也没什么钱可以花用。因为他的勋庄成立至今,都在亏本运营。
朱慈烺无所谓地一笑:“等你当了天皇就有钱了,到时候再还吧。”
“可是我怎么听说那个天皇娘子也没钱啊……”朱慈炯可不相信哥哥的鬼话,道,“日本国的钱都在德川幕府手里,天皇家一年只有一万石大米,根本入不敷出。”
朱慈烺却大笑道:“老三,你急什么?我借钱给你去炫富,我都不担心你还不上,你还担什么心?你要真还不上,我这个当兄长的还能逼死你?”
怎么不能?朱慈炯心想:最是无情帝王家!哥哥逼死弟弟的事情,在咱们这种家庭发生的还少?
心里这么想,可朱慈炯的嘴上却不敢说出来,兄友弟恭的戏码还得上演啊!
“那可是你说的,”朱慈炯道,“要真的还不上,你可不能逼我。”
“放心吧,”朱慈烺笑道,“你我兄弟一母所出,我坑谁也不能坑你啊!”
“那,那小弟就多谢大哥了。”朱慈炯没有办法,也只好称谢。
朱慈烺对兄弟的态度很满意,点点头道:“钱财对你如粪土,你不必担心没有钱用,一切都有大哥在呢。你现在要考虑的,是怎么把兴子天皇哄得死心塌地,而且还得让日本国的武士都仰慕你和兴子天皇。”
朱慈炯只是个14岁的少年,也不大知道日本国的情况,但还是觉得朱慈烺的话有点不对,于是就问:“大哥,你说要让日本国的武士仰慕我和兴子……这是要干什么?”
“这是父皇的意思,”朱慈烺道,“你照做就是,不必多问……不过这事儿对你也不算困难,你只需示人以勇武,同时再挥金如土即可。等把兴子天皇娶到手后,就回朝鲜的封地去好好过日子,六七年后自会有变局出现,到时候就是你和兴子大显身手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