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ny1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巖忍者日誌-第三十章 水雷激流閲讀-bdgh7

巖忍者日誌
小說推薦巖忍者日誌
当的一声,雷牙忍刀和再不斩的大刀相撞,雷牙刀上的雷遁查克拉在相撞的一瞬间由树枝状的横刃上定向向再不斩窜去,这数道细小但是迅疾的电流才是最恶心的地方,雷牙忍刀自带雷遁攻击。
再不斩单手握着刀柄把刀身翻转竖起横轮起来,很近的距离已完成加速。
铛!
卡卡西连同雷牙忍刀一起被拍飞了。
雾气浓重之中,卡卡西只能看的清身前一两步的情况。
破风声呼啸着凌空劈下,卡卡西还未完全站起来的身体立刻就地向一旁一滚。
大刀砍在地上会是沉闷的响声,现在这种响声就在卡卡西身侧一臂之隔。
仓促间没有结印,卡卡西握着雷牙忍刀输入雷遁查克拉,查克拉由雷牙忍刀放大并激发,闪亮的雷光让雷牙忍刀一瞬间亮了起来,如同一对小小的太阳,强光刺破了迷雾,雷遁细流继续向雾中刺去,隐于雾中不见。防御成功,再不斩第二次攻击没有到来,卡卡西皱眉,查克拉消耗有点多了。
旗木流刀法的强大之处,再不斩很快见识到了。
雾隐之术是再不斩的主场,再不斩可以从随时攻击卡卡西防守四角,但是却被卡卡西的雷牙忍刀一击不落的全部挡下。
再不斩展开了一次行云流水一般的强攻,大刀被他舞成了风车,与其说在砍击,倒不如说他是在轮着锤子砸,卡卡西就是被他拿着锤子玩命的照头砸的铁块。
短短时间连拼了多少次刀,是几十次还是上百次?从打铁一般急促而又凌乱的声音中已经分辨不出来了。
不管再不斩怎样势大力沉角度刁钻的斩击,卡卡西完美的用雷牙忍刀稳稳的架住,卡卡西眼花缭乱而又迅疾无比的刀术技巧让再不斩再次刷新了对卡卡西的认知。明明在雾隐之术中就是个被随意砍杀的靶子,这个靶子却总能后发先至,封死所有杀招。
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仍在继续,再不斩一副不把卡卡西砸进地里绝不罢休的气势,卡卡西的力量不如再不斩那么强,每次格挡之后手臂都会被雷牙忍刀传来的力量所冲击,手臂被震的发麻。
“不错啊,卡卡西,能挡下本大爷所有斩击。”再不斩冰冷的声音从卡卡西背后响起。
卡卡西几乎就是瞬间反应过来,雷牙双刀做了一个与归鞘动作一般无二的动紧贴着两肋向后刺去。
嘭!
雷牙忍刀的横刃的确是又一次挡住了攻击,但是这一次,卡卡西却被一脚给踹飞了。
为什么能在没有视角也听不到太多声音的雾隐之术中完美挡下上百次攻击,这次却失败了?因为卡卡西和再不斩一连的刀术比拼中,手已经被震麻了,肌肉疲劳和损伤让让卡卡西手指都在颤抖,动作慢了许多。
而这也恰是再不斩的计策,依靠大刀的重量和力量的优势急促而又毫不停歇的斩击逼迫卡卡西硬抗,不给卡卡西任何喘息的机会,这样卡卡西迟早会露出破绽。
卡卡西和再不斩都是最顶尖的忍者,脑子和对战场的节奏把握都绝对够用。
卡卡西因为手麻了反应慢了半步被再不斩一脚给踹飞的后果是,卡卡西跌落于比雾隐之术中更恶劣的环境了。
卡卡西被踹飞之后,一落下就感觉不对,他本做好了和坚硬地面碰撞的准备,并且身体开始细微的调整卸力以期降低与地面硬碰硬带来的损伤,但是落下的一瞬间,噗通一声,没有与地面接触的硬感,而是溅起了水声,冰冷的水一下让卡卡西打了个机灵。
卡卡西反应够快,他只有一半身体浸入水中,然后反应立刻往脚底灌输了查克拉之后,借住出色的掌控能力,稳稳的站在了水上。
(这是……附近的那个湖泊吗?)卡卡西把两把雷牙忍刀都握在了左手中,倒擎于背后,缓缓站起。
脚下是被很浓重的雾气所笼罩的湖面,雾气浓的连一点水波的痕迹都看不到,而四周是大型的的水遁忍术发动时的澎湃水流声。
真正的苦战来了,卡卡西想了想,还是举起右手把遮着写轮眼的护额掀开。
与原著中卡卡西班与再不斩的遭遇战不同,原著中再不斩对卡卡西情报了解不够,再加上被卡卡西模仿动作的无赖战术弄烦了,才施展雾隐之术废掉卡卡西的写轮眼,毕竟,眼睛看不到的话,写轮眼也没办法模仿对方的忍术。
现在情况不同,岩隐村有强大的情报能力,尤其是卡卡西,岩隐搜集的卡卡西的的情报更是详细,要不然卡卡西遭遇红蜘蛛军团每次都狼狈,都快有心理阴影了。再不斩有对卡卡西的情报优势,再旺盛的求胜欲,一开始就施展了雾隐之术,竟然阴差阳错的废掉了卡卡西的写轮眼。
与一个强大的水遁忍者在水面上作战,很不明智,卡卡西一边躲避着水下时不时的水流袭击,一边向湖泊边缘靠近,湖泊不大,卡卡西很快就靠近了边缘之后才发现,他被一层水阵壁挡住了。
向其他方向转移也没多少意义了,不出意外,整个湖泊都成了水遁术的牢笼,不可能轻易逃出去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卡卡西敏锐的发现脚下的水位在极速降低,他若有所觉的猛然抬头一看,这一抬头,卡卡西瞳孔瞬间紧缩了起来。在空中,雾气中隐约呈现了颗狰狞的龙头,那是大量的湖水聚集在一起后,几乎就相当于巨大的凸透镜,把太阳光聚焦了起来,这才使卡卡西得以见到大水龙弹之术即将完成的一幕。
太吓人了,就像你夜里在林间行走,然后手摸到了什么东西,然后掰开,拿火把一看,竟是掰开了一条老虎的嘴,火把的光中,老虎正呲着牙对你笑,而你的手,正伸在老虎嘴里……
现在卡卡西的心情就是这样,在雾隐之术中晕头转向,视线处处受制,然后抬头突然就看见,水龙弹之术已经成形,对准了他,嗯,对的特别准。
卡卡西即将被水龙弹之术炮决之时,他双手飞快结印,结印速度几乎快到眼花缭乱,是他生平结印速度之最。
“水遁——水龙弹之术!!”水龙咆哮着,小小的湖泊的水,竟发出了巨型大坝泄洪时的轰鸣声。
“雷遁——雷暴流!!”
雷牙忍刀亮了,非常的亮,在浓雾中幽蓝的雷芒亮的如同灯一般。
战斗离鸣人他们其实不远,不管是再不斩大刀与雷牙忍刀磕碰时叮叮当当的的声音,还是水遁忍术的轰鸣,鸣人他们都能听到。
水声的突然轰鸣之后,背靠着背的鸣人三人被涌来的水浪劈头盖脸的浇了一身。
水龙弹是靠水的势能和动力为杀伤力的忍术,再不斩把整个湖的湖水抽到空中,湖水拥有着一泄而下的巨大势能,自然可以把鸣人的分身军团一下给冲没了。
“鸣人,卡卡西老师的分身消失了,在被水流波及到之前。卡卡西好像出事了。”脚下是已漫过脚的水面,佐助声音很严肃。佐助突然皱眉,抬了抬脚,脚有些麻麻的感觉,水里有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