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cfmy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扶蜀討論-第四百二十二章 會戰開始看書-a4c9c

扶蜀
小說推薦扶蜀
两柄短刃直直刺下,好似刺穿了床板般,但却未有丝毫的哀嚎声响起。
张达顿时警觉起来,内心都绷到了嗓子眼,大手一挥将被褥给掀飞,随之映入眼帘的情况令二人呼吸急促,暗叫不好。
这……哪有什么张飞的身影,分明是包裹了一堆谷草外加能够模仿人打鼾声的道具而已。
那么真正的人影呢?
“哈哈哈。”
下一刻,营外忽是火光冲天,数百甲士全副武装持刃围拢四方,他们苦心造诣要刺杀的张飞此时正大跨步迈进大帐且面上露出大笑之意。
待其与部将巨扶抵达帐中,张飞顿时怒发冲冠,不由厉声呵斥着:“贼子,本将待尔不薄,汝不思奋勇杀敌为国效力却胆敢勾结魏贼企图谋害本将之性命也!”
“汝当诛也!”
一席惊雷般的怒吼,宣泄着张飞所积攒的怒意。
自一开始他收到自己麾下的得力战将将会叛变时,本着对将领的信任,张飞是满脸不信的,但现在……
瞧着外围所汇聚的甲士,张达此刻哪还不明白自己已经中计,侧首挥刃直指范强,怒吼着:“范强,你……”
“你这吃里扒外之徒。”
“嗯?张达,我吃里扒外,你考虑清楚了,当时我可是不同意与你这小人同流合污的,若不是受你胁迫,我又岂会答应你?”
闻言,范强面露阴笑,直直说着。
他被张达以性命之危强自拉到了一起以后,后面暗卫的人员便暗中找到了他,以威逼利诱的招式让范强做了内应,假意听从张达的一切安排以及指令,以此迷惑之!
此话落下,范强戏谑道:“对了。为了让你死得明明白白,实话告诉你吧,从你威逼利诱胁迫我与你一同叛变之时,你的一切谋划便已经暴露,你现在还觉得,此事失败是巧合吗?”
“你……”
一时间,张达目嗤欲咧,胸间恨意节节攀升,怒吼着:“范强,你这小人,今日就算我死,亦不会让你好受。”
说罢,他便径直挥着短刃直指要害快步攻了过去。
只不过。
一刀刺来,范强却不慌不忙的用刀柄顶住,随即一脚横踢,张达那身躯便仿佛断了线的风筝般倒出。
“张达,就凭尔的武艺,也配与我交手?”
瞧见着重重落地闷哼一声显然受伤不清的张达嘲讽着。
下一刻,巨扶面色严肃,扶剑上前,挥手高喝着:“将此贼子先行押下去暂行关押,待事后在做处置。”
“喏。”
此令落罢,数位如狼似虎般的威猛甲士便闯入大帐将张达绑缚而起给犹如拖死狗般拖了下去。
解决了张达的破事,张飞目瞪范强一眼,脸色极其阴沉,随之冷哼一声便一言未发的离去。
今夜汉营注定是不眠之夜!
御帐。
法正面露喜悦,大跨步而来朝着御案旁的天子刘备拱手行了一礼,一时,瞧见他神情,刘备也是忽然面色微动,轻声道:“孝直,可否都处置妥当了?没有造成炸营吧?”
“启禀陛下,贼首张达已被伏诛,其麾下亲信党羽也被一网打尽未有落网之鱼。”
“陛下勿忧!”
一席禀告,刘备才稍稍平复了一下心绪。
张达反叛一事,他所忧虑尔无非就是担忧会引起大营的不稳从而给魏军以可乘之机,如今既是安稳的妥善处置,他自然也安心了……
想着这些,刘备脑海里忽然又回想其一事,随即问询着:“对了。孝直,这封信笺的幕后之人可否有眉目?”
说罢,他脸色陡然郑重起来,道:“此人所培养的死士太过诡异,叛军间如此隐秘的密谋都瞒不过去,足以证明此死士的实力足够强悍。”
“若幕后主使与我大汉是敌非友,日后也密谋算计我军或者盗取机密军情,岂不是将连累三军将士?”
一时间,瞧见天子刘备对待此事如此重视,法正心底一颤,随即也有些释怀了。
刘备纵然再仁义,那也不可能会无视这一切,毕竟他是君主,也要为自己辛辛苦苦所开创的基业去考虑。
试想想,若有一支无孔不入的死士组织且幕后之人身份不明,动机不明,换做任何一个主君,恐怕都会极具担忧。
只不过。
虽没有太多的情报,法正心底却已经隐隐间有了答案,但却并未吐露而出!
此事本就不太光鲜,又兼幕后之人身份非同一般,若让刘备知晓,他虽不会做计较,但却容易胡思乱想,反而容易多生事端。
沉吟一番,法正拱手道:“启禀陛下,这伙黑衣人一向神出鬼没,行踪难测,臣一时难以查明底细,还请陛下多宽裕一些时日。”
说完此话,他面色忽是笑了笑,低声道:“不过陛下,您大可不必将此事放在心上,从此事的处理上便可看出,此幕后之人是心系我大汉的,不然为何要替我军揪出叛贼或者自己处理了不是更好吗,为何要转交给我等自行解决?”
“臣以为,此人兴许是身份特殊的缘由而不便透露太多,应该并不想有意隐瞒陛下吧。”
一番分析,刘备表面并未展露什么,但心底却也渐渐认同了法正的话语。
瞧着刘备的数分神色,法正心下微微了然,暗暗沉吟着:“少将军啊,此事算是正给你圆了过去,也算是正对你的续命之恩有所回报吧。”
心下细细沉思一番,法正遂也不再去想,随即再度拱手道:“陛下,正有一策,兴许能调度出魏军与我军举行会战。”
“哦?何策?”
“张达不是已经被魏人策反了吗,但据情报言,魏军给他的任务只是在大战之际趁机起兵于营间制造混乱,给魏军制造大胜之机而已,至于刺杀车骑将军只不过是此人利欲熏心,想在伪魏朝廷有更多的殊荣而自作主张罢了。”
“那么此时魏军方面势必也对张达被俘获一事毫不知情,我们可在这上面做一做文章……”
一番简述,刘备神色微动,连忙说着:“具体如何操作呢?”
一席话落,法正也轻轻拾步走到御案旁,于刘备大耳前轻轻耳语了一番。
“陛下以为此举如何?”
“此策好是好,但如今张达既已被俘,想必对于我军都无比痛恨,他当真会配合吗?”
闻言,法正面露一丝冷笑,轻声道:“那这可就由不得他了,臣自有让此贼子配合的主意。”
“好,好。那此事便全权交付于孝直你了。”
“陛下勿忧。臣定不辱使命!”
话落,法正便拱手徐徐告退。
……
提及此策,法正接下来便开始着手进行策略的实施。
他先是秘密抵足关押张达之地,好言相劝一番,但事情果不出所料,对汉军恨之入骨的张达却不肯合作。
由此,法正也满面笑容的离去了。
直至夜半子时之际,一黑衣人忽是出现于此,随之张达便发出了撕心裂肺般的嘶吼、哀嚎之声。
次日一早。
法正刚一到达都还未言语,张达便犹如摇尾乞怜般的狗般,跪地告知自己愿意配合。
待张达答应配合以后,按照法正的指示,一封信笺缓缓于张达的笔尖下出落。
紧接着,法正又秘密召见了范强,二人彻夜未眠,商讨了一夜。
次日,张飞所部竟是离开大营朝着渭水向前推进,与魏军前锋遭遇大战至一团。
最终此战随着两方主力都调遣而来,才各自罢手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