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hf優秀言情小說 無限之神話逆襲-第十一卷 第一百二十八章 阿青的道分享-nxwpb

無限之神話逆襲
小說推薦無限之神話逆襲
赵灵儿见状,没有丝毫迟疑,暗运七无绝境心法,身体虚化,无视了抛飞而来的巨石,如同鬼魂般直接一穿而过,身形一闪之间,已至城下黑白苗战士头顶。
一股玄妙莫测的气息自她身上散发而出,周围的一切迅速凝固,包括黑白苗战士们和向他们头顶飞去的巨石以及洒落的雨水。
“吼”
地魔兽身形一凝,但赵灵儿的剑廿三剑域竟没能彻底凝固住它,它仰天咆哮一声,身躯竟缓慢的动了起来,尖锥般的爪子向着半空的赵灵儿挥了过去。
然而赵灵儿理也不理,以地魔兽现在的速度,等它的攻击到达她近前,她的事情早就做完了。
赵灵儿身上爆发出无穷剑气,那些剑气在她的指挥下,如潮汐般向那些巨石席卷而去。
从城墙内一段距离到城外,方圆数百丈之内的一切都在剑廿三剑域的笼罩范围,在这个范围中,除了地魔兽外其他一切都被凝固。
而还有一些存在却半点都没受影响,便是金鹏和阿青等人。
在赵灵儿出手时,阿青同样出手了,只见她那双原本澄澈明亮的双眼突然变得茫然空洞,一如罗长风初见她时,与白猿交手时的情景。
但情景是相同的情景,效能却已经完全不同,林青儿突然感觉,身边的阿青似乎消失了。
明明她就站在自己的身边,可自己就是感觉不到她的存在,就好像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只是阿青的一道虚影。
但下一瞬,她又感应到了阿青的存在,但并非是在自己身边,甚至不是在任何一处,或者说……是在任何一处。
非要形容那种感觉,就好像这一刻的阿青无处不在,好像整个天地间都有她的存在,又好像她就是整个天地。
阿青动了起来,她并指成剑,对着地魔兽从上到下一划,地魔兽原本还在缓缓动弹的身躯陡然一僵,定在了那里。
这就是阿青的道,她走的同样是剑道,只不过她的剑道比独孤求败和阿飞的因果剑道更加强悍,因为她的剑道是——天罚。
不错,代天行罚,惩戒邪恶众生,毫不留情,这就是天罚剑道的道意。
天罚可以是雷霆,可以是天火,可以是天冰,可以是任何形式。
而阿青发出的天罚,便是剑。
天人合一,是一道凡人武者能否超凡入圣的门槛,领悟和未领悟对战力的影响十分巨大。
但其毕竟只是凡人武者和超凡武者的一道分界线,是以独孤求败和阿飞在领悟天人合一,可与天地共鸣,借用天地之力后,就不再过多于此耗费心力,而将目光投向了领悟剑道上去。
可阿青没有,她没有去刻意领悟什么剑道,甚至没有刻意去领悟任何东西。
但恰恰是她的不刻意,却让她更加契合天道,天人合一的程度越来越深。
天人合一是超凡武者的基础,却又是其终点,天人合一的终点,便是以身合道。
阿青正是在不知不觉中,走了这样一条与诸天洪荒流世界设定中的鸿钧相同的道路(非洪荒大宇宙的鸿钧,洪荒大宇宙鸿钧是天道自行诞生的灵智)。
只不过她合的是罗长风内宇宙的天道,也就是罗长风本人,她跟罗长风,可算是真正的灵肉合一,两位一体。
虽说她合的是罗长风内宇宙天道,但罗长风内宇宙天道,与洪荒大宇宙天道一脉相承,拥有相同的系统和程序,所以她同样可以合洪荒大宇宙天道,只不过一个是临时,一个是永久。
当她在内宇宙身合天道时,罗长风便将天罚大道赋予了她,这是所有大道中,单论杀伤力最强的道。
当阿青处于以身合道的状态中时,整个天地的力量尽都为她所用,以整个天地的力量化为一剑,可以想象,这一剑的威力该有多强。
当然,这只是理论上,虽说天地之力尽都受她驱使,但能够凝聚多少,还得看罗长风的修为。
连罗长风如今都只是准圣初期的修为,阿青能够凝聚的天地之力,自然也无法超过这个界限,斩杀准圣以下目标绰绰有余,对付准圣还无法做到一击必杀。
因为准圣本身就能调动部分天地之力为己用,若阿青用这招去对付准圣,最终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
可以说,她的战斗力如何,完全取决于罗长风修为如何,罗长风修为越高,她能凝聚的天地之力便越多。
……
却说阿青手指划出那一剑后,她的目光便恢复了灵动,精气神重新从天地之间回归了肉身。
数息之后,赵灵儿的剑廿三也施展完毕,被凝固的空间重新恢复运转。
“哗啦哗啦……”
那些飞在半空的巨石同时碎裂成一团团细碎的石子,飞向围墙的这些,在金鹏双翅几次猛扇后,便全部倒飞而回,落向远处。
落向城下黑白苗战士的碎石,同样没能顺利落地,被赵灵儿随手一记五灵仙术中的终极风系仙术“风卷残云”给卷飞。
而地魔兽那庞大的身躯,却在空间恢复运转的瞬间,便化为了飞灰,只留下一团土黄色本源,被阿青挥手收回内宇宙,化作了内宇宙土之法则的一部分,罗长风修为臻至准圣初期巅峰。
虽然赫图与其他黑白苗战士刚才都被凝固,但他们的思维是正常运转的,所以他们都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公主救了他们一命。
而地魔兽的消失,自然也被他们当成了赵灵儿的手笔。
“拜谢公主救命之恩。”石长老第一个对半空的赵灵儿抱拳单膝跪倒,随后是南蛮王、盖罗娇、阿奴、唐钰、赫图……
最后无论是城上还是城下,苗人们纷纷跪倒在地,齐呼道:“拜谢公主救命之恩。”
连呼三声后,赫图起身,再度挥手道:“开城门,迎巫后公主。”
这次再无意外,城门缓缓打开,吊桥也放了下来,横跨过巨壕深沟,“嘭”的一声巨响,吊桥架在了壕沟两端。
当林青儿带着军队进入鄯阐城,只闻万众喧闹之声如同沸天,放眼望去,城内军民都兴奋狂喜的跪在两边,膜拜欢呼,林青儿眼眶一热,她为南诏百姓的牺牲,终究不是毫无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