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oon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浮雲列車 寒月紀元-第五百零八章 戰火熱推-rapgz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你不能把它弄坏了。”她看起来快哭了,“求求您,别这样。”
“对不起。”尤利尔赶紧跳下来,“我不知道这棵树对你们意义重大。我不会碰它,你别哭。”
“你保证吗?”
“我正在这么做。”他朝她走近一步,但远离了树干。女孩犹豫了一下,站在原地没跑。“你是四叶领人?”尤利尔说。他更改了通用语的几个音节,贵族与平民的语言虽是同一种,但一开口就能听出分别。教堂需要孩子们朗诵赞美诗,于是教他们神文和上等人的话,并禁止他们口出恶言。简直是一千年前的往事。
南国独有的亲切话音有效安抚了女孩的精神。“是的,先生。”她渐渐镇定下来,“我们来自四叶城。”
“这里肯定不是四叶城。”女孩没回答。小心。绝不能操之过急。“那是你妹妹吗?她看上去很容易……碰到危险。你们太小了,不该到处跑。”
女孩看了一眼他身后的树冠。“我们正准备回家。”
“你们自己?”
“我能照顾露丝。”女孩不安地反驳。在尤利尔面前,这话可没有多少说服力。
“她叫露丝?小姐,我能这么称呼她吗?”
“我们不是什么小姐。”她脸涨红了,“怎么称呼你呢,先生?”
“尤利尔。”总算有点成效了。这孩子警惕得过分,时刻想着溜走。“我猜你知道我有问题想请教。”
“噢。”女孩的眼睛看着水井。她的姐妹放弃了追那条可怜的狗,同手同脚地向树荫跑过来。这下学徒终于发觉她有点不对劲了。
“你们不属于这里,对吗?”尤利尔在露丝接近水井前把她拉开,以免对方失足掉落。“露丝?”那女孩毫不畏生地抓住他,于是学徒抬高手臂,让她在上面咯咯笑着荡秋千。
另一个女孩错愕地望着他们。尤利尔注意着她的神情,一旦她表露出不悦就立刻保持距离,没想到她反而靠近了一步。“你——”
轰然巨响淹没了所有声音,尘土像夏日的暴风雨一样劈头浇下来。白蜡树的高大树冠上窜起一阵浓烟——先有烟再有火,火势迎风拔长,蔓延到他先前落脚的屋顶。卷曲树叶和烧焦枝干在烟尘中倾泻而下,尤利尔在巨响迸发的瞬间捞起两个女孩朝旁边一跳。他的动作轻快得像是从树梢摘下一串葡萄,女孩们尖叫着落在地上,仅仅被灰尘弄花了头脸。
“看来这棵树看得见我们。”尤利尔嘀咕了一句。他扭过头,“这里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这不是我们的梦。”露丝茫然地坐在地上,她的小姐妹却哭起来。“我没法回去了!”
梦?“我们得暂时离开这儿。”尤利尔看到火势绵延,白蜡树发出哔哔剥剥的爆鸣,即将在烈焰中倒下。他拉着两个小姑娘回到小巷的出口,却立刻刹住了脚步。
大街上到处都是奔逃的人,两辆马车堵塞住拐角的通道,两侧则燃烧着火焰。一伙骑兵正在路中央来回冲杀,他们身披简易皮甲和锁甲,手里的长枪却是铁器,此刻已被鲜血染红。这些人追赶着逃亡的人,而且不紧不慢。卖螃蟹的女人被砍下头颅,一个骑兵在她的推车里挑拣。三个人骑马戏弄一个男人,他先是左冲右突,最后在包围中跪下求饶,掏出了自己的所有钱财。一杆长枪扎透他的脊背。大多数骑兵都在砍杀当地人,他们不下马,用长枪戳刺尸体,寻找垂死和装死的人。当他们扫荡完整条街道,弓箭手放出火箭,点燃尸体堆和稻草屋顶。火焰窜起来,但没有白蜡树冠上那么快。
战争的爆发全无预兆。在此期间,没人注意到尤利尔和他手边的两个女孩,他也无法冒着让她们受到伤害的风险尝试阻止屠杀。尤利尔将她们的脸按在怀里,眼睁睁地看着火焰逐渐连成一片,映照得半边天空橘红如晚霞。
他抱着她们来到坍塌的水池边,这里好歹没有尸横遍地的惨状。然后学徒将露丝放在一块石头上坐稳,抓住另外那个女孩的肩膀。“这是什么地方?他们又在和谁打仗?告诉我。”尤利尔不知道自己的脸色有多难看,但她的确被他吓着了。“别怕,他们打自己的,你很安全。”
“这里是梦。”她急促地喘息了片刻,“我来找姐姐……她在这个梦里,醒不过来。”学徒感觉她反过来抓紧自己的手臂。“我不知道怎么会打起来!对不起,我不知道!救救我们!求你……原本不是这样……”她哭起来。
老天。尤利尔发现自己的问题没一个得到解决不说,还得先安抚这个小姑娘。“别哭。”露丝也紧张地跑过来,她居然是姐姐。学徒赶紧让姐妹两个互相抱在一起,以期缓解妹妹的情绪。果然,在意识到安慰自己的是傻笑着的露丝后,女孩迅速擦掉了眼泪。
不能刺激她。“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小姐?”
“希塔里安。”她压着嗓子回答,“希塔里安·林戈特。”
“那我叫你希塔里安。”尤利尔拍拍她的肩膀,“希塔里安,这些人都看不见我们,对不对?”
“对。”
“一瞬间都不能?侦查魔法也不行吗?”
“不行。”希塔里安绞着自己弯曲的红头发,“我们不属于这个梦,所以梦中的一切生命都视我们不存在。”学徒想起那只被露丝追赶的流浪狗,它只是在空地里打转,压根不理睬她。很快露丝就觉得无聊了。“但我们可能会被……其他东西影响。”
“我明白。”人看不到但却会被物质影响,这反而证明了他们此刻确实是存在于这里的。什么样的梦境能这么泾渭分明?露丝不用说,希塔里安毕竟是个小女孩,她的说辞多半是某人告诉她的借口。“既然这里是梦,你们要怎么醒过来?”
“露丝没法清醒,这不是她的梦,她被困在这里了。我是用魔法进来的,通过那棵树。”
“现在它剩下焦炭了。有其他办法吗?”尤利尔瞧了一眼露丝,这个漂亮的女孩专心致志地咬着指甲。他决定将关于她的问题放到后面。
“我不知道。领主大人让我找到白蜡树,这样才能回到现实。可我只找到一棵。”希塔里安哭诉,“现在我也被困在这里了,是吗?”
“不。林戈特小姐,你只需要找到另一棵白蜡树。”我需要找到什么?活见鬼,他都不知道怎么自己来这里的。显而易见,不是所有人都能通过出口。露丝·林戈特被困在了这里,虽然她本人没有概念还玩得挺高兴……但尤利尔必须回到现实,假如这真是一个梦的话。他不禁回忆起停在那棵树上时的感受,希望有所发现。
“我找遍了城市。”希塔里安说,“真的只有一棵。”
学徒回过神。“那我们就去城外找。”
“……我没出去过。”这提议令她退缩。
“战场的确危险。”不用骑兵们发现她们,一块巨石、一辆马车都能给两个女孩造成无法克服的障碍。也许弓箭手不会特意瞄准她们,但流矢依然致命。梦里的伤害会成真吗?这里不是『灵视』,尤利尔不敢肯定。反正最好别去尝试。“不过危险影响不了你们,希塔里安,我向你保证。”
她吸吸鼻子。“你是守夜人吗?”
夜间巡逻的城防队骑兵?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不是。”尤利尔敏锐地察觉他们对这个名词有不同理解。否决没法给她安全感,他只好另辟蹊径。“你知道盖亚的十字骑士吗?他们会保护你这样的小孩子……”
希塔里安难以置信地瞪着他。
尤利尔说不下去了。莫非这孩子和玛奈一样受过教会的伤害?他曾绞尽脑汁,希望削弱盖亚教会的公信力,而今却突然发现这个目标并不遥远。“……但也可能把你们卖掉。”他咳嗽一声。“当然,不是所有的神职者都这样,可你们最好小心。伪信徒侵占了女神的殿堂,他们会得到制裁。”
他的手臂一沉,被露丝拽住。“姐姐。”希塔里安没法制止她,不禁苦恼地皱起眉。
“来吧,希塔里安。”尤利尔说,“去找你的白蜡树。睡太久对身体不好。”
这座城市里正发生一场屠杀。没有治安官,没有城防队,平民被屠戮,贵族被俘虏。骑兵们在城内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尤利尔从某个正在强-奸女人的士兵腰间夺走铁剑,将他的脖子砍断。头颅掉到女人胸前,她吓得大哭大叫,却偏偏看不见尸体后的学徒。
没用,他心想,你无法和她交流,你帮不了她。带着希塔里安和露丝已经是极限,尤利尔只有两只手。城里的人与他们不同,他也杀不完这么多骑兵。说到底,这是他们的战争,不是我的。
“城门在东边。”希塔里安指明了方向。
尤利尔将滴血的剑刃抛下,拉起两位林戈特小姐,头也不回地向东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