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ki9u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繼承兩萬億-第二千零九十六章 令人震驚展示-rxwns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白小升因何能搭上弗克林家族这条线,还能让杰洛斯·弗克林亲自打来电话!
白宣语不清楚。
不过他却知道,如此一来,振北集团在南美的生意算是有救了!
弗克林家族是谁?
虽与振北集团一样,同属于世界前五的商界财团,但他们又与振北集团不同,
他们是真正的商界掠食者!
振北集团传承自华夏的和气生财思维,他们则忠诚于商界狩猎文化,就如同凶猛野兽,食肉者。
同量级的存在,都不愿与这样的对手发生摩擦冲突!
此番,弗克林家族非但没有趁火打劫,反过来要保驾护航,着实令人意外,乃至惊异。
有他们的威名在,也足以让外面六七成的大小财团、家族心生忌惮,不敢窥觊。
白宣语在电话里,连连对杰洛斯表示感谢,还诚恳表示有机会一定登门拜访,亲自感谢。
杰洛斯自然也是趁机邀请一番,双方相聊甚欢。
结束通话之际,白宣语不由得长长出了一口浊气,释放胸腔中积郁已久的焦虑、烦闷。
释放这种感觉,真的是极好。
释放情绪之后,白宣语回想方才对话,忍不住皱着眉头自语道,“白小升,白小升。”
就连弗克林家族族长都刻意提及白小升的名字,着实让白宣语难以释怀。
“你这是哪儿弄来的机缘哪,白小升!”白宣语更多的则是惊叹。
毕竟,连他都还没跟对方接触,建立联系,白小升却能!
白宣语真的很想去给白小升打个电话,一方面告知一番这个好消息,一方面探寻一下白小升怎会有如此硬核的商业资源!
不过,这个念头刚一萌生,还不等白宣语拿起手机打给白小升,便又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依旧,是个不认识的号码。
白宣语忽然有个非同一般的想法,这回,这个电话,该不会是米卢特洛斯家族那边打来的吧。
自己秘书刚刚可来汇报,说米卢特洛斯家族在外宣布,力挺振北集团……
或许是我想多了,米卢特洛斯家族也打来电话,哪有那么夸张……
他们在外面宣称力挺我方,或许只是一个转嫁弗克林家族注意的手段……
这一刻,白宣语心思百转,不过转瞬,他稳了稳神思,接通了电话。
一切谜底,接了电话那自然知晓。
“白宣语先生吗,我是米卢特洛斯集团执行董事洛威亚,很高兴跟您通话。”
电话那头之人,直接自报家门,一下让白宣语眼神发直。
果然,是米卢特洛斯家族打来的电话,更是他们的执行董事——洛威亚先生!
这是不是有点夸张了……不对,是太过夸张了!
饶是白宣语都缓了两秒方才平稳心绪,克制道,“很高兴跟您通话,洛威亚先生,我是振北集团代理董事长——白宣语!”
“白先生,您好。”那头磁性的声音礼貌且浑厚。
随即,洛威亚在电话中表示,曾有幸与振北集团创始人白振北有过一面之缘,甚为其风采所折服。
此番振北集团在南美遭受小波折,他也深表同情,并愿意略献绵薄之力,以结善缘。
白宣语赶紧先感谢一番。
米卢特洛斯家族是在南美式微,但全球实力那是顶尖存在,比振北集团只强不弱。
而且,这又是一个掠食者般的存在!家族式结构,让他们更富有狼性!
这样的同量级存在,最好是结交而非为敌!
白宣语也是在对话中,尽可能释放善意。
不过聊着聊着,洛威亚忽然提及了白小升,说他在北欧帮过自己女儿一个忙,此番援手,那也算是对白小升的感谢。
白宣语这心里忽然反应过来。
什么与爷爷白振北有一面之缘,想与振北集团结善缘,怕都是表面说辞。
恐怕米卢特洛斯家族如此作为,根源还是在白小升身上!
白小升这是做了什么,就算是救了洛威亚的女儿,也不至于让他们如此回报吧!
白宣语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心中真是既吃惊又好奇。
与洛威亚的对话,持续了一刻钟,最后双方在友好亲切的氛围中挂断电话。
挂了电话,白宣语就按捺不住给白小升拨去了电话。
无论如何,他都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想问一问白小升,他有没有拯救过地球,为什么可以让两大世界级财团门阀如此相助。
好半天电话方才接通,白小升那头居然是大梦未醒的声音。
“谁啊?”
白宣语一时间,有种无语的感觉,“我,白宣语!”
“哦,董事长啊,这大晚上的,你打电话有什么事啊。”白小升一个悠长无比的呵欠,透着满满睡意道。
白宣语故作冷声道,“白小升副董,我好像记得通知过你们几位,要随时待命,支援南美这边。你倒是睡得很香啊!”
这话里,显得有几分很不满。
实则,白宣语是在诈白小升。
“哦,你那边的问题啊。”白小升又一个呵欠,方才道,“我可是尽了全力,四处托人,还跟人喝了很多酒。不知道,有没有帮助?”
白宣语眼眸微闪,道,“酒局都用上了吗,那不知你找的什么关系?”
白小升轻笑一声道,“我关系可硬实了,我乃是北美魏家的女婿,非洲一任酋长,机缘巧合下,跟米卢特洛斯家族、弗克林家族都有点联系。这次南美那边麻烦,我尝试请两大家族援手,怎么样,到底有没有人卖这个面子?”
白小升这番言辞,实则是含糊其辞,要紧的一句没说。
白宣语自然知道白小升是在敷衍自己。
当然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与机缘,便是他也不会全说与他人听。
白宣语收敛了故意的情绪,郑重对白小升道,“刚刚,弗克林家族的族长杰洛斯先生,米卢特洛斯家族的执行董事洛威亚先生都给我打了电话,他们都表示愿意帮助我们稳固南美情势。这边的危机,已经有了解决!”
“好消息啊。”白小升在电话里笑道。
白宣语道,“你好像一点都不吃惊。”
“喔!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太好了!”白小升换了一副惊喜腔调。
白宣语让白小升的“虚假”做作,弄得好气又好笑,“好了好了,你,你就接着睡吧,我不打搅了!”
白小升笑着道了晚安。
不过临挂电话的时候,白宣语认认真真,诚挚的跟白小升说了句,“这次,谢谢你,多亏了有你!我欠你的!”
“客气了,都是为了集团。”白小升一笑,旋即挂断电话。
重新栽倒在床上之前,白小升还自顾自嘟囔了一句,“这男人一本正经的道谢,还真让人感觉挺肉麻的……”
电话那头的白宣语,握着手机,展颜一笑。
是夜,白宣语回去安然入眠。
关于两大家族之事,他只字未与旁人提,也让秘书封锁消息。
这其中大部分原因,是出于保密考虑。
被调集到这边的那些企业负责人们,这晚上算是辗转反侧,没几个休息好的。
一方面,他们担心明日状况,另一方面,他们还得支个耳朵,随时听候白宣语的召见。
第二天,一个比一个黑眼圈重……
次日,上午,事件发酵开来。
白宣语临时办公室外,不断传来一阵阵脚步声。
秘书、助理,还有企业负责人们,纷至沓来。
每一个人都带来了一些刚收到的消息,神情或是不可思议,或是亢奋无比。
弗克林家族封锁相关市场,私下发声表示,振北集团的生意不容外人染指,不然将视作弗克林家族之敌……
米卢特洛斯家族则直接联系相关企业,出资出力帮他们稳固市场,无条件调拨仅有的资源供其使用,同样发声,敢动振北集团那些企业,将视为对米卢特洛斯家族的挑衅,将在全球范围内予以打击……
两大家族,在同时为振北集团“护法”!
一时之间,南美商界震惊。
谁也没有想到,正在厮杀的两大世界级巨头,会同时为了振北集团“站台”。
有了两大家族的发声,那些窥觊于振北集团在南美利益的群狼们,瞬间退缩,再不敢逾越雷池一步。
这消息,很快也为媒体所获悉,各地媒体蜂拥而至,争相采访。
不过可惜,正式的声名与发言,他们注定一个也得不到。
不过,这依旧不妨碍媒体各种文章的出炉。
振北集团南美区那些企业负责人们,已经彻底陷入到一种震惊跟狂喜状态。
谁都没想到自家代理董事长居然如此厉害,一夜之间,居然能同时获得两大家族的力挺。
这些人无不为白宣语而欢呼,敬仰之情如江水滔滔……
与此同时,北美振北集团总部那边,也获得了消息。
管理层同样欢欣雀跃。
但有人却已然暴跳如雷。
温言在自己办公室里,得知消息之际,手里的杯子都掉在地上,爆的粉碎。
“这么大的事,此前不可能一点消息一点端倪没有,前沿盯着的人是干什么吃的!”
温言更是发出愤怒咆哮。
阮语翻看着送来的密报,沉声与温言道,“那边的人,昨日凌晨就察觉有异样,只是怕打搅你休息,准备今晨再报告。但今晨,已经晚了!”
“愚蠢,这群蠢货!”
温言怒不可遏,一掌重重拍在桌子上。力道之大,连上面摆放的小物件都跳了起来。
阮语叹了口气,把秘密报告一放,劝道,“就算他们更早一些报上来,我们能阻止那两大家族吗。”
一句话,让温言从愤怒无比变成了沮丧无比。
他眼里满满恨意,咬牙道,“究竟是怎么搞的,米卢特洛斯家族、弗克林家族怎么会力挺白宣语,此前没有调查到他有如此资源!”
阮语轻轻一叹,道,“咱们终究是小觑他了。”
温言又重重一拳捶在桌子上,愤而怒视他处。
连集团利益他都出卖了,到头来却依旧成空,如此失败让他有种大脑充血之感。
办公桌上,温言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的名字,正是董事局主席佩罗斯,想来他也收到了消息。
温言以极大定力稳住情绪,方才拿起手机接通。
“喂,温言吗,这是怎么回事?!”电话里,佩罗斯的声音也是惊怒交织,“为什么白宣语会有两大家族那边的人脉,你那边就没有这方面的情报吗!”
“佩罗斯先生!”温言阴沉声音透着可怕的意味,“此前,绝没有任何端倪,显示白宣语有如此资源,这件事是意外!我们……失败了!”
随后,温言眼神凶悍,狠狠道,“但是下一次,他会输掉一切!”
这句话,温言语气戾气毕现。
连电话对面的佩罗斯都被吓了一跳,原本想着责问的话都咽了回去,回过头来反而安慰起了温言。
温言与佩罗斯简单对话之后,便结束了交流,他也实在没有心思多费唇舌。
不过撂下电话之后,温言的眼神忽然变得几分明灭不定。
“这件事,我总觉得不对!”温言直接与阮语道,“此前没有任何消息与端倪,白宣语跟两大家族有如此硬核联系,一日之内,白宣语却获得了两个正在敌对家族的同时支持,这其中大有问题!”
阮语思考温言的话,也忍不住点了点头,便是她也感觉这里面有问题。
温言双眼微眯,透着寒光,咬牙道,“查,用一切资源,不惜代价给我查!我要知道整件事发生之后,围绕在白宣语身边所发生的一切,他见过哪些人,说过哪些话,打过哪些电话。甚至包括他喝了几次水,上了几次厕所,我都要知道!”
阮语重重点点头,转身去办。
温言忽然眼眸微眯,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