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h6g5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前方高能 txt-第八百九十七章 神力鑒賞-vvgry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道士气得面红耳赤,紫发女则在怔愣片刻之后,嘴角一翘,露出笑容。
“哈哈哈——”
她站在巨龙的背上,笑得花枝乱颤。
虽说试炼者之中不乏反复无常的小人,可有道士、一号之前临时投靠宋青小在前,这会儿四号临时的反叛就显得特别的讥讽。
尤其是这会儿道士暴跳如雷的对比下,紫发女觉得眼前这一幕有意识极了:
“识时务者……”
只是她话音未落,那紫幡之内突然传来‘呯、呯’的激烈撞击声响,将她未说完的话都打断了。
那撞击声极为激烈,一股强悍至极的力量从幡体之中透出,震得那紫幡都在不停晃动。
‘轰——’
一侧幡页重重往外鼓出,恐怖的力量从内而外打出,带出层层黑雾,牵引着那幡帛晃抖。
这股力量非同一般,透出之后令得紫发女身下的那头巨龙像是感受到了某种威胁般,不安的甩了甩头,喉腔之间发出一阵阵低沉的鸣吼。
所有人都愣了一愣,接着面色都各自变了。
“我开玩笑的。”
四号眼珠一转,‘嘿嘿’笑了一声,不要脸的收回即将迈出的腿,退到道士的身侧:
“我们联手挡住,等宋二出来再说。”
“……”这下轮到紫发女的脸色变了。
她脸上的笑意与怒容相冲,因四号的戏耍而生出的杀意涌上她的眼角,令她眼珠都开始泛红。
“出来?”她冷笑了一声,此时跟道士一样,也觉得四号的存在碍眼无比,决定先杀此人,以泄心中之恨再说:
“不,你看不到了。”
遁龙幡出自当年入圣境的大能之手,已经是玄天级的灵宝,加里面六龙之魂,不亚于玄天灵宝级的逆天宝物。
宋青小一入幅内,迟早会被六龙之魂吸干血魂,化为遁龙幡的养份。
此时的动静,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不过从紫发女得到此幡以来,遁龙幡曾屡立奇功,所遇的对手哪怕修为、境界比她更高,一旦被困入幡内,都很快被六龙之魂吸干精魄,还从未弄出像今日这样大的动静过。
宋青小的实力看来比她最初预料的还要强得多,只是此女对自己的这件宝贝自信心很足,哪怕幡体晃动,也认为宋青小的死不过早晚的事情罢了。
当务之急,她是要杀死这个胆敢耍戏她的四号再说!
她话音一落,双掌之中雷电翻涌。
“道士帮我。”四号一见不妙,当即出口向道士求救。
“呵呵。”道士翻了个白眼,这会儿他没有与紫发女联手击杀四号,已经是他最后的温柔!
他毫不犹豫纵身跳开,四号却如同冤魂,死死缠在他的左右。
雷电追逐在两人身侧,紫发女被四号引出杀意,下手很重。
四号被打得皮开肉裂,‘哇哇’痛呼。
道士也难幸免,头皮、脸上布满了紫色电流,那身齐整的道袍被雷电的力量击得七零八落,右侧头皮仅剩的几缕头发被雷电力量打得冒起青烟,微微一卷之后,化为灰雾消失得无影无踪。
“滚!”道士无端遭到连累,扣紧铜钱,转头厉吼:
“你再过来,我杀死你。”
“哼,一个都逃不掉!”
没有能秒杀四号,令得紫发女心绪浮动。
‘呯、呯’的密集捶击声不绝于耳,遁龙幡剧烈晃动。
从幡内传来的攻击,一下比一下更加凶猛。
紫发女表面虽不显,但心中却浮出隐忧,不知为何,她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萦绕在心头。
心绪不宁,也是使得她注意力并不集中,令道士、四号至今还能苟活。
这话音刚一落,回应紫发女的,是一记重重捶击的声响——‘呯!’
一记重击从内而外击出,紫幡的表面高高顶出。
力量密布开来,一条细长的裂缝出现在幡帛之处。
紫发女感觉到不对劲儿,立即转头。
只见半空之中的紫幡激烈晃荡,下一瞬,一道金芒从幡体之中透出,张扬的剑气‘嗤嗤’切割着幡帛。
透过这一丝缝隙,宋青小疾声念咒的声音伴随着金刚的拳影一并冲出:
“嚤!破!”
‘灭龙之力’与‘兵’字令所召唤出来的金刚的奇大无比的力量相结合,瞬间从撕裂的遁龙幡的方向猛力打出!
清鸣的长吟里,龙魂的气息与强烈的剑意扫荡过遁龙幡的每一角。
受到压制的六龙之魂气息微弱,发出一声短暂的悲鸣,被金龙之魂撕裂魂体,吞入腹中!
‘嗤嗤’的布帛撕裂声下,剑气从幡内斩出,将垂落的六条紫幡撕破!
金芒之中,紫色的残帛碎裂开来,纵横交错的剑气‘咝咝’向四周疾射。
所有人都忙不迭的闪躲,深怕被这些无差别攻击的剑气斩中。
紊乱的气流之下,一顶残破的紫色小幡勉强收集齐残余的灵力,从高空之中跌落,被那握拳的金刚伸手一捞,握在了手中。
宋青小的身影从疾风之中闪出,残存的黑气缠绕在她身侧。
她看也不看受到重创而吐出一口血的六号,将残破的遁龙幡一收,接着双手一甩——
‘嗖嗖’两声疾响里,两条淡蓝的冰鞭从她手中甩出,抽往那撞向‘月’贤者的红色巨龙。
‘嗷——呜!’
巨龙愤怒的咆哮声里,两条冰鞭一左一右将它短小肥硕的双爪缠住。
一旦束缚住巨龙之后,冲击力下,两条冰鞭瞬间绷直,硬生生的将巨龙俯冲之势止住。
宋青小以一人之力,凭借身体的强横,与巨龙的力量相对峙,并不落下风。
‘轰隆!轰隆!’
红色巨龙扇动翅膀,狂风大作,推送着它庞大的身形,但在宋青小拉拽之下,再难往前移动。
‘嗷哧!’
身体受限,使得巨龙发出一声愤怒的大吼。
‘巨树’离它仅有二十米之遥,顶端被包裹的‘月’贤者对它来说已经近在咫尺了。
三百年前的大战,使得巨龙一族的基因里留下了对于两位大圣贤的怨恨,它此时甚至顾不上对付宋青小,而是探长了头颅,张开血盆大口,想将‘月’贤者一口摘咬下肚。
“给我回来!”
宋青小长尾一摆,力量从尾部传入四肢百骸,两只胳膊之上重新浮满鳞甲,将先前被六条龙魂撕开的伤口覆盖了。
兴许是受到了先前遁龙幡的刺激,蓝血的力量被完全激活。
细密的片片鳞甲浮了出来,将她脸部包裹,仅露出一双纯金色的眼瞳。
她的长发飞扬在半空,被激荡的气流冲得迎风飘舞。
蓝血的力量释放开来,与‘灭龙之力’相结合,在她身体之中纵横流涌。
力量冲击着宋青小的尾部,令她的长尾疾速向下蔓延,转眼之间再度暴涨二十米之多。
长长的青色尾巴盘踞在她的身下,每片鳞甲约摸巴掌大小,闪着青蓝的光泽。
这些浮现在她身体的各处是真正的鳞甲,而非之前的光鳞可比的。
随着她一声低喝,身体的每一份血肉之中的力量都被调动。
这才是真正的女娲之体的力量!
完全不是以前仅显出女娲形态可以相比的。
哪怕面前面对的是一个可怖的庞然大物,但宋青小却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可以将其辗压的自信!
仿佛天下万物,尽皆可以被她掌握在手中。
无穷的力量灌入身周,令她深吸一口气,握住冰鞭往双掌一缠,接着用力往后一拖!
‘卬……’
巨龙的喉间发出一声长鸣,大嘴闭合之间尖利的牙齿撞击发出惊天巨响。
它探长的颈子往下垂落,庞大如同山的身形被她拽着往后拖退了七、八米之多!
那巨龙狰狞的牙齿险之又险的擦着‘月’贤者面前的光晕而过,喷吐出的龙涎从半空之中洒落。
“……”正被紫发女追杀得垂死之际的四号勉强趁着幡破时的冲击,勉强逃过一劫。
这曾经名闻天下的玄天宝物并没有将宋青小困住多久,四号内心如同掀起了惊涛骇浪,因为目睹了眼前这一幕,浑身都在颤抖。
只是这一波震惊还未平息,又见电光石火之间,宋青小一脱困后,便出手将一头巨龙锁住。
那巨龙长达七、八十米,其体形如同一座巍峨山峰,完全不是黑暗骨龙可以比拟的。
光从其肉身力量来说,一个撞击之下就连修练者也绝对不敢与其正面交锋。
更别提它俯冲之下的速度加成,使得它的这一冲击力量绝对不弱于合道之境的强者全力斩击了。
可这样的情况下,宋青小却不借法定之力,强行将其控住。
此时更是能凭借肉身,与其力量互拼,而不落下风。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四号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蹿出,极度的震惊之下,他甚至忘了自己身上被六号打出来的伤痛。
他瞪大了眼,眼中已经容不下道士、紫发女等人的存在了,甚至将任务、修士等人一并抛到了脑后。
四号的眼里,只看到那肌肉高高拱起,因为受缚于人,而嘶吼不断的愤怒巨龙。
两条长长的冰鞭如同鞍绳,牢牢将这头庞然大物驾驭住。
‘嗷!’
‘吼!’
‘……’
巨龙接连不断的咆哮声响起,宋青小后背弯弓,长尾盘踞在她身下,令她在巨龙挣扎之下,身体依旧稳固。
她身下的尾巴长达二十多米,将她身体高高托起。
就算是这样,与巨龙庞硕的体形相比起来,她的身体仍显得纤小得不可思议,可此时却能在力量的对峙之下不落下风。
“这是妖兽成精吧?”四号喃喃自语,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发出一声疑问。
可是没有人能回答他的问题,这会儿被宋青小的力量惊住的,除了忘记了喘息的道士、捂着胸口却面露骇然的紫发女、一号外,还有冰龙背上的六圣徒及信徒。
这样的力量已经超过人类的极限,除了血脉天赋力量带来的肉身强横的妖兽之外,四号想像不出还有谁可以做到这一切了。
哪怕是融合了妖血的修行者,也不可能办得到这一步。
四号脑海里闪过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
“这次任务完成之后,我要向玄都世家打听,天赋血脉顶阶的妖兽,能不能在修炼到极致之后化形为人了。”
正在此时,那被控制住的巨龙在试了两次无法挣断冰鞭之后,终于怒了。
一股烈焰从巨龙的双爪之间升起,‘轰隆隆’的缠绕上两条冰鞭。
火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疯狂的蹿过冰鞭表面,流往宋青小的方向。
在离宋青小还仅有十来米的距离的时候,宋青小的双眼一眯,一股灵力化为寒气,从她双掌之中涌出,顺着冰鞭逆冲。
寒气与火焰相触,冰系灵力强势至极的将火焰包裹。
‘喀、喀’冻结的声响之下,火焰被一路捻熄,冰霜爬上通红的巨龙双足,将那双短肥的爪子冻住。
冰系灵力攀延直上,眨眼之间蔓延至巨龙胸腹。
宋青小将手一松,头顶盘旋的小金龙发出一声清吟,径直垂落而下,被她抬起的手握入掌中。
她一抓住长剑,身形后退,同时挥剑用力斩出:
“嚤!”
剑气扫荡而出,化为一条横跨天际的银虹。
这一剑声势浩荡,几乎带着撕裂空间的架势,是宋青小铸造出诛天以来,最强大的一次斩击了!
巨龙后尾的鳞甲被剑气的余劲撕裂,血液喷涌而出,发出一声悲吼。
银虹所照之处,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眼前的碍事物。
一条深如沟壑般的剑气从巨龙的尾部直直延伸至它的后背,几乎将它的长尾斩断了。
站在巨龙后背之上的路西法直到这会儿,在凌厉的剑气攻势之下,终于转过了头。
“没想到神廷这一次,倒是找了一个有用的帮手。”
宋青小的出现像是出乎了他意料之外,令他微微皱了下眉头。
但下一刻,他又恢复了平静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