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8wio人氣都市小说 新白蛇問仙笔趣-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算計分享-jw8dr

新白蛇問仙
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
死牢里乱糟糟。
各种凶物遭了无妄之灾气急败坏,污言秽语齐出。
如果不是被镇压估计一窝蜂涌上去撕碎殭尸,即使殭尸跑得再快也无用,出不去,并且躲不过凶物们的眼睛。
困兽犹斗垂死挣扎正是形容眼前殭尸。
天雷,罡风,龙威,以及数不清千奇百怪凶物们的气势威压,即使被镇压也有威势在外,给殭尸造成很大压迫威胁。
它不是没考虑过吸食血液增强,不提天雷罡风压制,在场没一个好相与的。
天牢中死牢岂是良善之地。
能被关在这里的邪物,几乎占据半个山海经。
除了山海经等记载的邪物之外,更有数不清神话传说中的祸害,吃人这种事儿在死牢里排不上号,没资格进来,至少也得是赤地千里那种,擅瘟疫的凶物几十个,其它不明。
诸界安稳,是因为祸害都在天牢里蹲着。
连某常年挨饿贪吃龙都没法下嘴,如果能吃哪还会留到现在。
区区殭尸而已。
凡俗畏惧殭尸有很多夸大成分,对这些凶物而言也就那样。
白雨珺连续两次抓住殭尸。
却都让它逃了……
甩甩小手十分不爽。
“滑不溜秋连根骨头也没,受不住力,难抓。”
一次抓住胳膊,谁知就像是抓住老泥鳅,完全没有骨头,第二次凶狠的抓住其脑袋,那么大一颗脑袋居然瘪了,从指缝滑出去又变回原样。
龙枪倒是够锋利,偏偏殭尸仿佛对龙枪十分忌讳,想方设法躲避利刃。
不然白雨珺也不至于忽然变招用手抓。
刚刚抓过殭尸脑袋的手掌覆盖淡淡龙炎,这是触碰污秽尸气自动触发反应。
既然乱窜那就打它!
伸手招来铜柱,抡起就砸!
吓得被镇压的凶物们吵吵嚷嚷,每次铜柱落地都会吓个半死,生怕脑门挨上一棒槌遭灾,死是死不了,可是疼啊。
电索阻拦,铜柱紧随其上,有点儿像是擀面杖打苍蝇。
一棒子打飞了,尸气弱几分,仍旧上蹿下跳没完没了逃窜,不得不说殭尸这玩意儿还是有几分生存能力,特点就是抗揍没有痛感,假如有血液吸食很快能恢复元气,奈何没得吸。
偌大死牢鸡飞狗跳。
碰不得凶物,也不敢靠近某白龙。
属性相克,真敢喝一滴龙血与喝毒药无异,除非有办法加工炼制一番。
白雨珺追着殭尸拍苍蝇,拍了半天总是让这东西溜走,搞得有点不耐烦。
忽然灵机一动。
“糊涂了,对付泥鳅要用渔网,就不信你还能上蹿下跳!”
双手眼花缭乱施法。
漫天闪电再变,一根根电索互相编织成网……
明晃晃耀眼电网朝殭尸覆盖而去,彻底没有辗转腾挪空间。
“嗷……!”
殭尸张口如野兽般咆哮。
本能告诉它现在已经无路可逃,只能做最后挣扎。
电网从天而降,并非寻常闪电,是白雨珺操纵死牢天雷编织而成,殭尸无处躲藏只能寄希望撕开缺口逃窜,电网落下时双手抓向刺眼电索!
到底是神仙尸躯,即使被电的噼啪乱响仍奋力撕扯,但仅此而已了。
电网散掉了,殭尸没能逃掉。
因为龙枪将其牢牢钉住,就在人首蛇身怪物眼前,非常近……
没有骨头不碍事。
锋利的龙枪能钉的很牢固,闹剧也该结束了。
龙枪像烧红的烙铁,前后伤口滋滋作响消磨尸气,白雨珺怕殭尸完蛋太快特意压制龙枪,初次见面总得多聊几句,尸体也行。
抬头看了看头顶灰蒙蒙天空。
雷声间歇,算算时辰外面快要东方日出。
想不到折腾了一宿。
拿出龙椅坐殭尸面前,当然,殭尸依旧被钉着。
白雨珺就那么看着殭尸哀嚎,叫声非人类能发出,没了骨头的殭尸其实不太僵,有点软,上颚两颗尖牙倒是挺白,凶猛不再,除了被龙枪钉住更因为面前坐着一条龙,天然压制。
左看看,右看看,其相貌逐渐与曾经注视过去的面孔融合。
坐龙椅身体向前倾,欲看的仔细些。
“哎,能说话不?有没有保存少许灵识什么的?”
“嗷嗷!”
“没道理啊?”
既然如此重视尸体,总得留点后手才是,莫非他的谋划里在天牢不可能出错?又或者不知道天牢里还有个死牢?
往后一仰,靠着舒适椅被琢磨事,手指有规则敲打扶手……
“嚣让我带个人出去,那么问题来了,嚣是真的想帮你还是趁机坑你呢?”
白雨珺有些茫然。
有心注视未来但也知晓很难看清,因为对方实力并不弱。
嚣的算计能在诸天万界排上号,没有注视未来的本领却能算计到未来,除了没想到又冒出一条白龙其它基本没太大差错,精通算计且心狠手辣极其自私,此番谋划天牢,很难猜测用意。
坦白说,某白承认自己极少玩阴谋。
大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偶尔使计谋多是小打小闹。
忽然对上嚣这种面厚心黑的叛徒,立刻显得捉襟见肘,简单而言,某白忽然发觉自己龙脑仁不够用了……
“嘶~头疼啊~”
与凡间帝王将相不同。
找智囊这种事儿对神仙而言不存在,皆是独断专行之辈。
天雷已经停歇,下次要等半个月,凶物们松口气,或者看热闹或者深眠消磨时光。
“嚣可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
抬起手掌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算账。
“首先,龙族真实之眼很难看清真相,容易被敷衍过去。”
“其二,嚣并不知晓我能看到过去,假设它以寻常龙族作为算计,我此时应该带痴情女去交换仙莲。”
“呵,仙莲不可能给,这殭尸也会落到嚣的手里。”
仙莲绝对是能让各方大佬心动的宝物,嚣也需要,拿出来交易就是个笑话。
“嚣也明白我不会相信它,那么,此举究竟是何意?”
乱糟糟一堆乱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