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gkf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371 全薊大都在恰一個人的外匯-b1t9b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这世上,其实并没有犹豫。
当选择出现的那一刻,就已经有了答案。
所谓犹豫,只是还没想好为自己辩解的说辞罢了。
比如李峥,眼儿一瞪,就找到了为享受障碍者福利的开脱理由。
社会中,如果一个正常人用残疾证骗补贴,那属于蓄意侵占社会资源,是一种不道德且违法的行为。
但在系统里,谁也没吃亏啊。
非说的话,还不是我李峥独自承受“障碍者”的耻辱,只为学出更美好的明天?
开脱至此,李峥不禁对自己肃然起敬。
障碍者,早已不是屈辱的称号。
而是伟人的勋章。
我不障碍,谁障碍?
【请问现在是否立即回归自由学习?】
否!
来吧,我就是障碍者,尽情的指引我吧!
更多的提示随之弹出。
【障碍者引导任务Ⅱ——】
【魔皇的手段】
【学资,专项学习阶段的核心资源,可用于点亮新科技,获取灵感。】
【与用“学轮眼”看到的他人学资不同,您在系统中的学资相当于一种货币,并不会随境遇动态变化,仅作为一次性获取资源。】
【通常情况下,学资将随着声望提升,人脉开拓,合作研究,申请项目,招揽属下等方式获取。】
【但对于魔皇来说,掠夺学资才是快速扩张的不二法门。】
【任务要求:请在两周内掠夺500点学资。】
【您可使用的手段包括但不限于:】
【占据他人资源】
【降低他人声望】
【打击他人信心】
【任务奖励】
【额外500点学资。】
有关这“三个他人”,道理李峥都懂。
可最后这个“打击他人信心”是什么意思?
学术PUA么?
这似乎有欠体面吧。
不过500点学资,倒也没那么难。
似乎找领袖一起套上丝袜,把楚佑华揍一顿就有了。
等等,为什么是楚佑华?
为什么一有这种事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楚佑华?
不合适……硬来实在不合适。
先养着,等学到量子领域的时候,万一真发现他有问题再薅吧。
可如果不是楚佑华,又该是谁呢?
咚咚咚。
叩门声突然想起。
接着,门外传来了一个明显没了气势的中年声音。
“李峥同学……在么?”
李峥眼儿一瞪。
是张善栋。
这大概就是缘吧。
人家大老远送上门来,李峥本想起身热烈欢迎,但仔细想想,如果态度太好,似乎很难达到“三个他人”的目标。
不行,得沉住气,拿出寸草不生,一毛不留的气势来。
李峥就此端坐,拿起《抽象代数》的课本后,才冷冷应了一声:“进。”
张善栋这才推开了门,身上完全没有了以往的那种自信,反倒畏畏缩缩,察言观色,就连初次参会的吴越都比他要强上太多了。
想必是牛院长已经看过常刻晴的檄文了。
也不知常刻晴是用了怎样的笔法,最终竟然导致张善栋变成这副模样。
李峥也并未看他,只用余光一扫。
【张善栋】
【学力:387】
【学资:3625】
这数据李峥自然早就看过,只是以前不以为意,英培主管学生课题资源的老师,有这样的数据并不多么夸张。
但这一系列操作过后。
这个3625,却是有些扎眼了。
说来也有趣,会场上腔调越是得意的人,遇到困境的表演也越是卑微。
张善栋进屋后,见李峥不起,他也没坐,只是尽量堆着微笑,半躬着身子道:“嗨……以为你睡觉呢……没打扰你吧……”
“在打扰了,有话请说。”李峥翻了个页。
张善栋被如此冒犯,却是压根儿连微微恼怒的苗头都不曾出现,只乐哈哈地拉了把椅子过来:“哎……我打你手机也给屏蔽了,微信也加不上……实在不好意思啊……”
李峥本以为自己如此目无尊长的表现会迎来剧烈的反抗,却不料这逼连个屁都没放。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一位高手了。
面对责任风险,打太极。
面对利益勾引,玩骚操作。
面对无法脱责的死局,他直接就跪了。
这样的高手……
嗯……
还是不要留在英培了。
张善栋拉来椅子坐下后,又回身把门撞上,方才小声道:“李峥……我其实听说你跟周院长合作以后,就想把这边的事情停下来的,可奈何生物学院那边太过热情,说什么也要跟我们英培合作,外加吴越那边也有接手的意思……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放屁。”李峥默默翻了个页,“重说。”
“…………”
这一次。
张善栋终于挂相了。
但惊愕与不甘也仅仅是一刻罢了,很快又回归了堆笑的状态。
“这个……我其实一直都想了解你们那边的情况,和你商量着来的,但你这些屏蔽……”
“我听不见。”李峥提笔在草稿纸上耍了起来,“重说。”
“……那……你希望听到什么啊?”
“剽窃,抢发,人名。”
“不是李峥……这个真的没有啊……”
“那你在做什么?”李峥笔一顿,缓缓扭头道,“你没做错事来我这里做什么?”
“……”
“要么说清楚,要么走人。”李峥指了指门,抬眼看着张善栋一字一字说道,“别来这套哄小孩的,“剽窃、抢发、人名”。”
“这我真的一无所知啊……”张善栋焦急道,“你看看,我最多最多混个第五作者……我犯得上么?”
“那就出去。”
“我跟你道歉可以么……”张善栋拧着脸说道,“也跟你们组全体成员道歉,去周院长那里登门道歉,都是我的错,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知道了,出去。”
“还有那个啥……你放心,将来你的任何课题我这边绝对鼎力支持。”张善栋话罢,打量着李峥的神色,大气不敢喘地干巴巴问道,“咱俩这就算过去了吧?”
“还早。”李峥摇着头换了张草稿纸,“我说完,才算完。”
“那你到底还要我怎么样么……非要我公开道歉么?”
“呵呵……”李峥是真的被逗笑了,“你也把自己想的太值钱了吧?你?公开道歉?谁在乎?”
“…………”张善栋再次面色一怔,又挂了一下相。
就像下台阶一样,这每一次挂相后,他都不觉地把自己摆得更低一些。
同时,学资还真就细水长流的搞过来了!
尤其是李峥发自本真的最后一笑,张善栋似乎认可了自己一文不值的这个事实。
“三个他人”,诚不欺我。
张善栋原地杵了很久,终是心一横,一脸的肉都随之沉了下去。
“你确实不是一般学生。”
“不仅是科研能力的问题,跟家庭也有关系,你母亲也不是凡人,耳濡目染啊……”
“航天系统那段,也算没白混。”
“我该早翻翻这些档案的……”
张善栋自省一番后,死死叹了口气。
“那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
此时,张善栋完全换了副神色,脸上的谄笑也已荡然无存。
大约在这会儿,才真正拿李峥当成一个平等交流的角儿了。
他说着,又回身开了个门缝,确认厅里没人后,才继续开口,声音也比刚刚要更小了一些
“我对你们课题的进展,仅限于公开信息,都是能打听到的。”
“最开始,我只是看到你们苗头不错,怕我这边卡审核搞出什么事情,也是贪你们的成果,就一手推进下去,化院那边周毅谈不动,就找到了生院。”
“谁知道,我还没扇呼,生院那边一下子就应了,现在想想,大概是你们的事情或多或少还是传出去了,守着电镜一个礼拜就能出的大成果,谁不眼红?”
“多说一句,你这次如果没有周院长那边撑着,鬼知道还有多少幺蛾子,我属于已经比较畏忌你的了,凡事还是优先商量一下。其他的,看你一个大一的新生硬起项目,不打招呼说抢就抢的人多了去了,所以我说的让英培给你做主,这是真话,万一你合作对象不是周院长这么好的人,那事情怎么发展,你以为你们几个就拿得住?”
“我知道你瞧不上我,但上面这些是真话。”
“刚刚说到……生院那边不是很热情么,所以当天我们就私下见了个面。”
“对,今天的立项会不是第一次,私下里还有一次。”
“那次是在一个教室,我叫上吴越和刘雨薇一块去的。”
“我跟胡海波的意思一样,都是饶过你,基于你提出的这套设想,抓紧时间另起一个题目,改头换面。”
“对胡海波那边来说,这是英培找他合作的项目,还有两个英培学生参与,将来化院问起来,他也名正言顺。”
“对我这边来说,这事儿好歹办下去了,自己名字还能落在第五位左右,不仅学院有成果,我自己将来说不定也是CNS出身了。”
“对吴越和刘雨薇来说,更甭提了,主力工作都是胡海波那边做,他们基本跟着学就有署名了,属于白给的荣誉。”
“我们三方各取所需,一拍即合,虽然从没人明确说要绕过你们,但心里都明白。”
“再之后,就是正式立项会,事情你都知道了。”
“其实你质疑胡海波看过你论文的时候……”
“我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确实有这个嫌疑,我才强行打断。”
“那会儿我其实已经有点心虚了,但怎么想都该站在他那边。”
“毕竟,当时还把你当普通的新生看待。”
“就是这样,我知道的都说了。”
“剽窃、抢发、人名,我就知道这么多了。”
李峥沉吟良久,方才点头。
“可以,把自己摘得真干净。”
“你不信也没办法,我只能说这些全部属实。”张善栋低头叹了口气,“你可以在牛院长那里批评我,声讨我,与我势不两立,但事关剽窃,我确实分文不知,你们的论文我连一个字都没看过,甚至可以说,摆在我面前我都不敢看,这可是身败名裂啊……”
“所以你就把责任都推给胡海波了?”
“不敢,我只是把我知道的事情说了。”张善栋扶桌起身,这才擦了把冷汗,接着亮出手,一脸解脱的笑容,“你说没完,就没完吧。我这儿算是完了,这边课题立项的事已经中止,我回去给院长写说明材料去了。”
话罢,他也没再看李峥的脸色,一个人飘飘忽忽便离去了。
李峥也是很不甘心。
大约是施压过度,给玩坏了吧……
不过,也算没有白干。
一方面,了解了不少信息。
另一方面……
【任务进度】
【137/500。】
可惜了,这个人的自信就值这么点吗……
放下纸笔,刚刚解散的科学边际,又在地下讨论室重新集结。
与李峥同样,其他人也认为张善栋的手段也就到这里了。
相对于剖析这个人,大家反倒对常刻晴的檄文更感兴趣。
于是直接打了个投影一起看。
【尊敬的牛院长:】
【行程中打扰,倍感抱歉。】
【然恰逢我英培乱象层出,殃祸贤才之时……】
【新生李峥,竞赛之翘楚,航空之栋梁,您已熟知……】
【……】
【……吾辈学士如萁豆之煎,空悲于轹釜,剽盗之徒如闻腥之蝇,狂嘤于堂间……】
【刻晴不过庸才,莽行愚钝之事,学成也唯有转投它院,不足挂齿。】
【然李峥、莫念等人,于英培,于蓟大,于国家……】
【如若再不扰您,恐寒学士赤诚之心。】
【下附《Science》官网链接,最上方即是论文成品。】
【常刻晴。】
史洋看过,一身莽血都沸了起来:“姐姐你这是要打仗啊!!”
“李峥说的,他要‘檄文’,檄文不就是战争宣告么。”常刻晴却是不太满意,“时间再多些就好了。”
李峥在旁也是看得擦了把汗。
怪不得张善栋怂成那样……
这檄文搞的,好像英培已经要暴动闹革命了一样,别说张善栋,怕是牛刚自己都要提前结束外事回国了吧……
“什么叫然李峥、莫念等人?”林茉茗跳起来想要质问,但发现自己跳起来依然很矮,只好站在椅子上质问,“我做了超——多的事情好不好!”
史洋哈哈大笑:“得了妹妹,我这么核心不也没提?”
“你个‘内鬼’,还好意思跟我相提并论?”
“说话要注意啊,都说了不赖我。”
“那……那你知道我为了这个论文花了多少钱吗?”林茉茗哇哇地使劲比划起来,“比学费还多得多得多得多!!”
“等等……”史洋眉色一紧,感觉事情并不简单,“你下论文要花钱的?”
“哼!可多钱呢。”林茉茗牛逼了起来。
“不对啊……我们学校主要的库都买了,随便下的啊。”
“呸呸呸,瞎说!”
“你说个论文,我现在就给你下一个。”史洋这便掏出了手机。
林茉茗也是叫嚣扬手:“The Potential and Limitations of Neutrons,就这个最贵,你给我下一个!”
“哦……”史洋低头一番操作,大概40秒的功夫,便在手机上亮出了一篇论文,“是这个不?”
“呜哦……”林茉茗惊道,“真下啊,干嘛花冤枉钱?”
“免费的啊……”史洋走到林茉茗旁边操作起来,“你看,我再下一个……再下一个,再再再下……”
“………”林茉茗直接看呆了,再看史洋,不禁肃然起敬,“你……你也好有钱哦……”
突然,旁边的李峥也是一惊:“啊,真免费啊,我也下了几个。”
莫念也揉着下巴划起手机:“这么方便,我以为要去图书馆才免费……”
“什……什么情况?”林茉茗的五官逐渐塌陷,“全……全蓟大都在恰我一个人的外汇吗?”
“嗯……”常刻晴想了想,忽然侧身拿来林茉茗的手机,轻松划开后,清晰地看到了右上角的【VPN】图标,“你……平常都开着VPN的吗?”
“是的啊,留学生专用,美国的服务器,下论文可快呢。”
“……”
“……”
漫长的沉默后,李峥心疼地说道:“要用学校的网才有免费论文的……你这是放弃了校园优惠,主动迎接美资消费啊……”
“我……我在用学校的网啊,挂个VPN就不是学校网了吗?”
“你自己都说了,美国的服务器……”
“啊。”林茉茗瞬间一凉,一屁股坐在椅背上,“就是说……我……我……我拿这些钱……可以多买好多好多好多淘宝的……呜……呜呜呜……”
面对这样的惨状,大家都或多或少表示了同情。
唯有常刻晴例外。
刚刚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的神经被刺了一下。
“你先别哭。”常刻晴沉声道,“你手机没密码的?”
“密码?”林茉茗擦着眼角不解道,“弄那个干吗?多累啊,我PC也没密码啊。”
“嗯……”常刻晴转望其余人,“我的设备都是面部解锁,你们呢?”
李峥:“12位极端复杂密码,月更。”
莫念:“大小写字母。”
史洋:“一个并不存在的化合物的化学式。”
“所以……”常刻晴更狠地望向了林茉茗,“有什么感想?”
“啊啊啊……”林茉茗四望着周围逐渐阴冷的表情,回忆起了刚刚史洋被阿鲁巴的那个中午,“这这这……没人那么坏吧……我们宿舍都是好人啊……”
“都有谁?”
“陈潞苗,雷蕾和……啊……和……和刘雨薇……”
“艹!!!”史洋一掌拍下,“早就看那货有问题了!!”
“先别急。”李峥凑上前追问道,“你跟谁是同屋?”
“刘……雨薇……”林茉茗的脑袋逐渐埋了下去。
“我们的论文有加密码的,她能知道?”
“我我……我点了……【记住密码】……”
“那她用过你的电脑吗?”
“呃……”
“说。”
“帮我装中文双系统来着……”林茉茗越说越虚,“就前几天……还是她主动提的……说英文系统很多时候不方便……我也不太懂电脑……就就……”
林茉茗说着,忽然又是一阵抹泪,可怜兮兮望向众人:“是我吗……内鬼原来是我吗……”
“这件事现在还无法确认,唯一能确认的是,你这个信息安全觉悟……”李峥叹了口气,冲常刻晴点了点头,“替我们发泄一下情绪吧。”
咯!吱!
这是常刻晴活动手指的声音。
林茉茗还来不及喊叫。
就被揉住啦!
接着,是一系列惨绝人寰的场面。
三个男人并排看着,这个过程,果然对情绪疏解很有效用。
“常姐……太狠了……”
“猫也不带这么揉的啊……”
“呜艹……啧啧啧……哎呦……”
揉得正酣,常刻晴手机忽然叮叮一响。
牛刚的回话,直接在投影上显示出来。
【刻晴,先冷静。也请李峥、莫念等几位同学,先冷静。】
【情况我已知晓,并已与周毅、张石磊院长进行沟通。】
【首先,祝贺你们!】
【那篇论文我也请身边一同访问的学者,以及柏林大学的朋友们看过了,评价之高甚至一度让我无法理解。】
【我一直以为英培培育出理工科方面的实用成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你们像是天降奇兵一样,一手将我们的科研水平拉到了中科的级别!】
【这项壮举的价值还有待发酵,更多的祝贺待我回国再当面表达不迟。】
【此外,我已将回程日期提前到明天上午,并让张善栋老师暂时停止工作,待我回国彻查。】
【这不仅是某些教职员工的问题,更是我的失职。】
【对于大一、大二的同学,我经验性地认为他们只能从事一些练习性质的课题,因此只是鼓励同学们相互合作,展开思维,而我自己,并未投入足够的关注与资源在这上面,更多的时候都在抓院里官方立项的课题。】
【你们的出现,让我很兴奋。】
【更让我自责。】
【同时,个别人的丑行同样也让我愤怒。】
【请同学们放心。】
【我回国后,一定给所有人一个满意的交待。】
【若真证实为涉嫌论文剽窃,恶意抢发,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无论是院内还是院外。】
【绝不姑息!】
看着这样的回信,虽然还无法确定牛院长是字真句实,还是平复人心。
但至少能看出来。
他急了,他已经急了。
檄文,好东西!
要多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