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urok人氣連載小說 噩夢卡牌館 線上看-第六百二十四章 親歷考覈展示-5zuvy

噩夢卡牌館
小說推薦噩夢卡牌館
“这艘船上一共有五十多名考生,我听其他亡灵系考生说过,每年这一轮的通过率大体是在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说最后只有十多个人可以通过这次考核。”穿着麻布衣服的维拉在方天一旁悄声说道:“我还听说考核从踏上船只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因为主考官的关系,每年每艘船的考核难度都会有不同,运气不好整艘船团灭的结局也是有可能的。”
“听起来很麻烦。”
有关斑图尔琳的大部分信息方天都是从维拉口中得知的。
维拉是一名亡灵法师学徒。
很不幸,维拉的家乡遇到了瘟疫,整个村庄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因祸得福,他的身体产生了部分变异,对瘟疫有了免疫,被一名专攻瘟疫学的亡灵法师收为学徒,在那位导师的教导之下,维拉学习了几个月的亡灵学。
离开的时候,那名导师扔给了维拉一本瘟疫学书册,告诉维拉去斑图尔琳找他。
从始至终,维拉都不知道那位导师真实姓名,但维拉展现出了极高的天赋,学习亡灵术已有小成。
当时恰巧方天也在寻找前往斑图尔琳的船只,遇上了维拉想要通过这一招生季的维拉。
维拉叹了口气,他无法从方天身上感知到任何亡灵气息,如果不是那时候他亲自动手试探过方天,他甚至怀疑方天是不是一名亡灵法师。
在这片大陆上几乎只有有钱人才配学习魔法,再加上修习亡灵学这个惹人厌恶的学科,无亲无故的维拉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也变得非常困难。出于一些原因,这艘船上的人并不愿意和维拉组队。
在意外听到方天也有前往斑图尔琳的意图之后,二人组成了一个临时队伍进入斑图尔琳。
“看哪!这不是我们的维拉吗?你还没有放弃做梦加入斑图尔琳吗?”在人群的簇拥中,一个身材火辣,金发碧眼的年轻女子停下脚步,她看到甲板上的维拉,奚落道:“维拉,我听说你因为伪造入学证明被学院驱逐了?那可真太可惜了,我还想着能和你在交战一场……”
维拉厌恶的皱了皱眉,克制自己的情绪,对方天道:“别理他,我们走。”
一个留着斜刘海的年轻人恩格特挡在维拉面前,“喂,维拉,这么急着走干什么?凯特琳在和你说话呢,外来的野种,一点家教都没有。”
维拉倏地一下抬起头,顷刻间,双眸中溢满了杀机。
“你再说一遍试试?”
恩格特嗤笑一声,满不在乎的说道,“哟?怎么?想动手啊?”
维拉怒视着恩格特,拔出腰间的短刀。
原本零散站在甲板上的考核学员们也都发现了这里的异样,纷纷聚集过来。
“羡慕你们年轻人的精力旺盛,这让我想起了逝去的青春。”
循声望去,一名拄着拐杖的老妪从甲板后方的船舱内走出。
她把自己遮掩在宽大的黑袍中,从黑袍中伸出一只手。
那只手乍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骸骨,皮肤呈现出一种死灰色,薄薄的一层像是黏在骨头上一般。
手指远远指向远处被黑色气息笼罩的斑图尔琳。
“各位新生,我是这次的主考官,你们可以称呼我为瓦娜女士,主修招魂术,接下去宣布一下这次的考核规则,内容很简单,仅有一项,活着抵达斑图尔琳,不要被扔进海里。”瓦娜女士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咯咯咯咯咯……可不要指望我来救你们,我的小可爱们。”
说话间,众人耳边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响声。
声音是从四周响起的。
朝四周看去,无数白色的骸骨从船身下方爬上了甲板,朝着甲板上的考生们聚集过来。
方天目光聚焦在瓦娜女士身上。
那是亡灵的招魂术。
和卡牌一样,本质上两者都是召唤出脆弱的骸骨生物,但瓦娜女士这种术法看起来可要比普通的使用卡牌召唤骸骨好用不少。
甲板上的位置太过空旷,人员聚集,一旦被骸骨们合围之后就会陷入极大的被动,原本在甲板上的年轻人各自组成小队,纷纷向船舱内闪去。
“算你运气好。”恩格特瞪了维拉一眼,簇拥着凯特琳一起向船舱内退去。
船舱只有几个入口,抵御外界攻击更为方便。
“他是谁?”方天好奇的扫了一眼凯特琳等人,这些人的装束大多都是统一的,胸前都有一个徽章标记,类似这种标记在这片大陆上比较常见,一些贵族或者大小势力都会有自己专属的标记。
比如诺丁城的炼金协会和阿迪拉商会。
“黑堡法师学院的,我以前在那里进修过一段时间。”维拉小声的解释,“凯特琳父亲是黑堡学院的副院长,听说祖爷爷还是斑图尔琳的九阶法师,以前在学院比试的时候我赢过她一次,她输不起,把我从黑堡学院窃取魔法材料的事情给告发了。”
“是你偷的?”
“没错。”维拉大大方方的摊了摊手,语气里还带着些遗憾,“我可没钱买那些东西,只能偷一些来做实验了,本来还想着能在黑堡学完这个学期的,意识到事情不妙之后我就逃了出来。”
“你的运气可真糟糕。”
“我也这么觉得。”维拉的目光警惕的扫过附近逐渐靠拢过来的骸骨战士,“这些亡灵对初级瘟疫免疫,我拿他们没有太好的办法。”
“我也是,不如回去房间躲一躲。”
方天也跟着耸了耸肩,说话间带头朝着船舱方向过去。
一方面方天现在一动用精神力就会触发身上的圣痕,太过引人注目,另一方面他也不想浪费卡牌。
此时大部分考核者都已经进了船舱。
和普通的客船不同,这艘考核船的船舱内每一个客房都被分割的比较开。
眼下这一情况综合考虑,越是向下的房间理论上越是安全。
维拉的房间就在二层靠内的位置。
二人进了二层,维拉刚推开房门,迎面一道骨刺扑了过来。